你如星風入骨涼(孟文曉宮刈年)全文在線閱讀完整版完結

你如星風入骨涼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時間:作者:細雨聽風來源:WXB

你如星風入骨涼(孟文曉宮刈年)全文在線閱讀完整版你如星風入骨涼完結最新章節主角孟文曉宮刈年by作者細雨聽風精彩簡介:在所有人眼里,孟文曉在宮刈年家破人亡的時候背叛他,爬上宮刈年兄弟的床,活該備受折磨,生不如死??傻階詈?,說恨的那個人,卻是孟文曉……...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你如星風入骨涼》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清醒了嗎?”

  孟文曉推開付霄的手,又退開幾步,緊擰著眉看著付霄:“說好的,我一個人過來。”

  付霄眉心動了動,道:“我不放心。”

  孟文曉本就難看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氣息也因為著急有點不穩。

  付霄一看她這樣就心疼的不行,馬上說:“你別急,我這就走。”

  不知道是被剛剛蘇婧的那些話氣的還是急的,孟文曉只覺得心臟跳動的異常劇烈,砰砰砰,直是要從胸腔蹦出來一樣,這讓她沒由來的發慌……

  所以,看到虞雯旸時,她幾乎是沖過去的。

  不安、焦躁、恐慌、憤怒,糅雜在一起,幾乎快把她折磨瘋了。

  看到孟文曉,虞雯旸嘴角勾了勾,露出一抹溫婉的笑來:“你是來祝福我和刈年哥哥的嗎?”

  嗓音溫和,笑容溫和,落在到場的賓客眼里,更加趁的虞雯旸教養出眾孟文曉毫無廉恥,只有孟文曉知道,虞雯旸看著她的眼神是帶著森冷寒意的!

  孟文曉沒跟虞雯旸多說廢話,只死死盯著她的眼睛:“那些說我當年挖墻腳,從你身邊搶走宮刈年的謠言,是你傳出去的,是不是?”

  這段時間事情太多,分散了她的精力,致使她忽視了這些,并不表示她蠢。

  這些謠言傳出來,除了中傷她,最得益的人便是虞雯旸!

  她只是有一點兒想不明白,宮刈年都已經要和她訂婚了,她為什么還要編排這種謠言潑她臟水?

  虞雯旸笑容繼續蔓延,可眼底的惡毒卻越來越沉。

  “是,”她往前一步,湊近,這個距離,外人看,就好像兩人已經忘記前嫌和好了一樣,她壓低了嗓音用只有她們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不過,這并不是謠言,本來就是你搶走了我的刈年哥哥,現在,不過是物歸原主!”

  孟文曉一愣。

  虞雯旸繼續道:“我把你當朋友,你卻搶走我最愛的人,孟文曉,你說我該不該恨你?”

  一個念頭從腦子里閃過,孟文曉猛地睜大了眼,看怪物一樣看著虞雯旸。

  看到她這個表情虞雯旸心情非常好的低笑了起來:“你說你,跟付霄好好過你的二人世界不好么?非要來我的訂婚宴上礙眼……”

  說到這里,她聲音突然冷了下來,帶著幾分咬牙切齒的意味:“到現在還敢糾纏我的刈年哥哥!不搞死你,都對不起你這么多年給我造成的傷害!”

  孟文曉臉色大變,怒火頂的她說話都異常艱難:“所……所以,所以你設計我……和付霄,還故意讓……讓刈年看到?”

  雖是疑問句,孟文曉心里卻已然有了判斷。

  她氣息極度不穩的怒視著虞雯旸,目眥盡裂。

  虞雯旸卻非常得意的笑笑:“是,又怎樣?”

  “我……”

  虞雯旸打斷她的話,嗓音里盡是挑釁和惡毒:“你要去告訴刈年哥哥?呵,孟文曉,你以為刈年哥哥還會相信你嗎?”

  孟文曉心亂如麻,她沒想到虞雯旸會這么喪心病狂,要不是她,她現在和宮刈年又怎么會變成現在這樣?

  她勉力穩住心神,強迫自己冷靜,咬牙道:“宮刈年會不會信我,那是我和他之間的事,他到底會是什么反應,也得等我說了之后才知道。”

  說完,她轉身就走。

  虞雯旸故意在激怒她,她要穩住,她要去找宮刈年,她要把這一切都告訴宮刈年,就算……就算宮刈年不信她,她也要告訴他!

  她做好了準備,卻依然沒算準宮刈年的心。

  宮刈年冷冷看著她,對她剛剛說的一切,置若罔聞:“說完了?”

  看著宮刈年眸子里的冷漠,孟文曉又怎么可能做到無動于衷,她沒想到宮刈年會這么信任虞雯旸,也沒想到他真的恨她至此。

  她心臟疼的窒息,宮刈年卻只把她當個礙眼的路人,轉身要走……

  “刈年!”

  孟文曉上前死死抓住宮刈年的胳膊,大聲說:“這一切都是虞雯旸策劃的!她為了把你從我身邊搶走,設計我和付霄,你被她騙了!”

  虞雯旸臉色瞬間蒼白如紙,削瘦的身子晃了兩下,一臉失望的看著孟文曉:“文曉,你……你怎么能說出這種話?你把刈年傷的那么深,現在又來污蔑我……文曉,你現在怎么變成這樣了??!”

  話音落,她身體又晃了下,一副傷透了心搖搖欲墜的樣子。

  宮刈年臉色一變,馬上摟住了她,溫聲道:“別難過,為這種人不值得,雯旸,我信你。”

  虞雯旸順勢靠在宮刈年懷里。

  深情又感人。

  這一幕刺的孟文曉眼眶生疼,滿腔的悲痛霎時被怒火點燃,她咬牙聲嘶力竭的大喊:“虞雯旸,你這個賤`人!用這么下作的手段陷害我,搶我未婚夫,你就不怕報應嗎!”

  她喊的凄厲,字字泣血,整個宴會廳,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轉頭看著他們,一臉驚疑,但更多的是……看好戲!

  虞雯旸一張臉頓時就黑了。

  這是她的訂婚宴,孟文曉竟然敢這么鬧?這不是當著滿城權貴的面,打她的臉嗎!

  宮刈年臉色更難看,抄起一杯紅酒就潑到了孟文曉臉上:“清醒了嗎?”

  嗓音,冰冷徹骨。

黑暗中的雙眸

  猩紅的酒水潑了滿頭滿臉,蜿蜒而下,打在禮服上再落下……

  狼狽至極,不堪至極。

  孟文曉呆呆的站在那兒,一張臉只剩青白,他……他剛剛……潑她?

  這個認知讓她整個人如墜冰窖,就連血液都一寸寸凝固。

  整個宴會廳死一般沉寂,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看著這一幕,沒有一個人說話。

  “清、醒、了、嗎!”

  宮刈年把酒杯放回去,冷冷看著孟文曉,又說了一遍。

  而這一次,這四個字,如同四根冰錐刺入胸膛,孟文曉只覺得寒氣四溢,連呼吸都被凍住堵在胸腔,她不覺得痛,只覺得……生不如死。

  好半晌,孟文曉才稍稍喘上一口氣來,可這呼吸都如寒冰,冷的她不住發抖。

  她極緩極緩地眨了眨眼,眸子漸漸逼上血色,她抬眼,視線匯聚到宮刈年臉上,悲、痛、怒、恨、不甘……

  對上她的視線,宮刈年心頭猛地抽了下,可臉上依然沒有沒有任何表情。

  虞雯旸上前一步,擋在孟文曉和宮刈年中間,語帶責備的說:“文曉,你這是什么意思?你做了那么yin蕩的事,和刈年哥哥早就分手了,現在還要在我和刈年哥哥的婚禮上鬧事,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說到這里,她眼眶紅了,哽咽著說:“你害刈年哥哥害的還不夠嗎?你到底有多恨刈年哥哥,就那么看不得他好看不得他幸福!”

  這一聲指責和叱問,劈頭蓋臉而來,直是要把孟文曉釘死在恥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虞雯旸這話說完,竊竊私語聲四起,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到孟文曉身上,如芒似針,似乎是要用這種鄙夷的眼神把孟文曉這種人渣趕出去一樣。

  孟文曉看向虞雯旸,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站在勝利高坡的虞雯旸,被孟文曉這么一盯,心底突然產生了一絲慌亂,這股情緒剛冒頭就被虞雯旸憤怒的壓了回去,再看向孟文曉的眼神充滿了怨毒。

  她居然被她這一個眼神給嚇到了!

  簡直豈有此理!

  孟文曉已經翻不了身了!

  她現在才是最后的勝利者!

  都到了這個份上,孟文曉居然還敢這么和她對峙,她簡直該死!

  憤怒也有,惱羞成怒也有,虞雯旸這會兒再也維持不住謙遜步步退讓的形象,她上前一步狠狠推了孟文曉一把:“出去!這里不歡迎你!”

  冷不防被推,孟文曉一個沒站穩,踉蹌了好幾步,差點摔倒。

  站穩后,她抬眼看著虞雯旸,看著她眼睛里的惡毒和得意,再想到她剛剛說的那些話,她現在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虞雯旸一手造成的!

  她的名譽,爸爸的失落,孟家災難性的打擊,全都是虞雯旸造成的,這口氣,她再也咽不下,她抬手,一巴掌甩過去……

  這一巴掌并沒有落下,孟文曉只覺得手腕一痛,她抬眼,正對上宮刈年盛怒的眸子。

  她剛要開口,宮刈年就拽著她狠狠一甩。

  力道大到孟文曉難以想象,她直接撲倒在地。

  倒地那一刻,她聽到宮刈年含怒帶霜的話:“孟小姐,這里不歡迎你!”

  面對宮刈年的絕情冷漠以及所有人鄙夷看笑話的目光,孟文曉咬牙,硬生生忍住了就要奪眶而出的眼淚。

  可,她到底還是高估了自己。

  她以為她可以堅強的昂首挺胸的面對這一切。

  此時此刻,她才知道,徹底對宮刈年失望,竟然對她打擊這么大,大到她根本就無法站起來……

  嘲笑聲、鄙夷聲不絕于耳,孟文曉突然就撐不住了,全身不可抑制的發起抖來。

  就在她要崩潰時,一件外套突然套在了自己身上,然后是一雙有力的手摟著她的肩,把她抱了起來。

  孟文曉全身猛地一僵,抬頭就見付霄正擰著眉一臉擔憂的看著她:“沒事吧?”

  孟文曉還沒來得及開口,虞雯旸就大聲道:“孟文曉,你不要太過分了!你對刈年哥哥的傷害還不夠嗎?還要帶著劈腿對象跑來鬧訂婚典禮!”

  付霄眸色一寒,他轉頭看向虞雯旸,正要說話,孟文曉卻突然全身脫力整個人倒在了他身上。

  他臉色頓時就變了,馬上去看孟文曉,就見孟文曉痛苦的擰著眉,以為她剛剛受了傷,也顧不上再和虞雯旸廢話,彎腰把孟文曉抱在懷里,冷著臉說:“那就祝二位白頭偕老!”

  丟下這句,他沒再管別人的眼光,抱著孟文曉快步往外走。

  剛出了宴會廳孟文曉就讓付霄放她下來,付霄怎么肯,不顧她的反對要送她去醫院。

  孟文曉頭疼欲裂,整個人都處在混沌邊緣,全身都沒力氣,只能由著他。

  只不過,最后,她堅決拒絕了住院的要求。

  付霄沒有勉強她,把她送回了家。

  因為怕爸爸看到她這樣更加擔心,孟文曉沒回老宅,而是回了自己的小公寓,她想一個人靜一靜。

  她輸入指紋推開門還沒踏進玄關手腕就被人大力抓住,她下意識就要喊,嘴巴卻被人捂住,下一秒她被拽進了屋里,房門砰的一聲關上,她被粗`暴的抵在門上。

  黑暗中,她看到了宮刈年怒火猩燃的眸子,像是要把她撕碎一般。

  她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胸前一涼,連衣裙就被宮刈年撕成了碎片……

《你如星風入骨涼》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