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星风入骨凉(孟文晓宫刈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完结

你如星风入骨凉

时间:作者:细雨听风来源:WXB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你如星风入骨凉(孟文晓宫刈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你如星风入骨凉完结最新章节主角孟文晓宫刈年by作者细雨听风精彩简介:在所有人眼里,孟文晓在宫刈年家破人亡的时候背叛他,爬上宫刈年兄弟的床,活该备受折磨,生不如死??傻阶詈?,说恨的那个人,却是孟文晓……...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你如星风入骨凉》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清醒了吗?”

  孟文晓推开付霄的手,又退开几步,紧拧着眉看着付霄:“说好的,我一个人过来。”

  付霄眉心动了动,道:“我不放心。”

  孟文晓本就难看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气息也因为着急有点不稳。

  付霄一看她这样就心疼的不行,马上说:“你别急,我这就走。”

  不知道是被刚刚苏婧的那些话气的还是急的,孟文晓只觉得心脏跳动的异常剧烈,砰砰砰,直是要从胸腔蹦出来一样,这让她没由来的发慌……

  所以,看到虞雯旸时,她几乎是冲过去的。

  不安、焦躁、恐慌、愤怒,糅杂在一起,几乎快把她折磨疯了。

  看到孟文晓,虞雯旸嘴角勾了勾,露出一抹温婉的笑来:“你是来祝福我和刈年哥哥的吗?”

  嗓音温和,笑容温和,落在到场的宾客眼里,更加趁的虞雯旸教养出众孟文晓毫无廉耻,只有孟文晓知道,虞雯旸看着她的眼神是带着森冷寒意的!

  孟文晓没跟虞雯旸多说废话,只死死盯着她的眼睛:“那些说我当年挖墙脚,从你身边抢走宫刈年的谣言,是你传出去的,是不是?”

  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分散了她的精力,致使她忽视了这些,并不表示她蠢。

  这些谣言传出来,除了中伤她,最得益的人便是虞雯旸!

  她只是有一点儿想不明白,宫刈年都已经要和她订婚了,她为什么还要编排这种谣言泼她脏水?

  虞雯旸笑容继续蔓延,可眼底的恶毒却越来越沉。

  “是,”她往前一步,凑近,这个距离,外人看,就好像两人已经忘记前嫌和好了一样,她压低了嗓音用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不过,这并不是谣言,本来就是你抢走了我的刈年哥哥,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

  孟文晓一愣。

  虞雯旸继续道:“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抢走我最爱的人,孟文晓,你说我该不该恨你?”

  一个念头从脑子里闪过,孟文晓猛地睁大了眼,看怪物一样看着虞雯旸。

  看到她这个表情虞雯旸心情非常好的低笑了起来:“你说你,跟付霄好好过你的二人世界不好么?非要来我的订婚宴上碍眼……”

  说到这里,她声音突然冷了下来,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到现在还敢纠缠我的刈年哥哥!不搞死你,都对不起你这么多年给我造成的伤害!”

  孟文晓脸色大变,怒火顶的她说话都异常艰难:“所……所以,所以你设计我……和付霄,还故意让……让刈年看到?”

  虽是疑问句,孟文晓心里却已然有了判断。

  她气息极度不稳的怒视着虞雯旸,目眦尽裂。

  虞雯旸却非常得意的笑笑:“是,又怎样?”

  “我……”

  虞雯旸打断她的话,嗓音里尽是挑衅和恶毒:“你要去告诉刈年哥哥?呵,孟文晓,你以为刈年哥哥还会相信你吗?”

  孟文晓心乱如麻,她没想到虞雯旸会这么丧心病狂,要不是她,她现在和宫刈年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勉力稳住心神,强迫自己冷静,咬牙道:“宫刈年会不会信我,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他到底会是什么反应,也得等我说了之后才知道。”

  说完,她转身就走。

  虞雯旸故意在激怒她,她要稳住,她要去找宫刈年,她要把这一切都告诉宫刈年,就算……就算宫刈年不信她,她也要告诉他!

  她做好了准备,却依然没算准宫刈年的心。

  宫刈年冷冷看着她,对她刚刚说的一切,置若罔闻:“说完了?”

  看着宫刈年眸子里的冷漠,孟文晓又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衷,她没想到宫刈年会这么信任虞雯旸,也没想到他真的恨她至此。

  她心脏疼的窒息,宫刈年却只把她当个碍眼的路人,转身要走……

  “刈年!”

  孟文晓上前死死抓住宫刈年的胳膊,大声说:“这一切都是虞雯旸策划的!她为了把你从我身边抢走,设计我和付霄,你被她骗了!”

  虞雯旸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削瘦的身子晃了两下,一脸失望的看着孟文晓:“文晓,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你把刈年伤的那么深,现在又来污蔑我……文晓,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话音落,她身体又晃了下,一副伤透了心摇摇欲坠的样子。

  宫刈年脸色一变,马上搂住了她,温声道:“别难过,为这种人不值得,雯旸,我信你。”

  虞雯旸顺势靠在宫刈年怀里。

  深情又感人。

  这一幕刺的孟文晓眼眶生疼,满腔的悲痛霎时被怒火点燃,她咬牙声嘶力竭的大喊:“虞雯旸,你这个贱`人!用这么下作的手段陷害我,抢我未婚夫,你就不怕报应吗!”

  她喊的凄厉,字字泣血,整个宴会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转头看着他们,一脸惊疑,但更多的是……看好戏!

  虞雯旸一张脸顿时就黑了。

  这是她的订婚宴,孟文晓竟然敢这么闹?这不是当着满城权贵的面,打她的脸吗!

  宫刈年脸色更难看,抄起一杯红酒就泼到了孟文晓脸上:“清醒了吗?”

  嗓音,冰冷彻骨。

黑暗中的双眸

  猩红的酒水泼了满头满脸,蜿蜒而下,打在礼服上再落下……

  狼狈至极,不堪至极。

  孟文晓呆呆的站在那儿,一张脸只剩青白,他……他刚刚……泼她?

  这个认知让她整个人如坠冰窖,就连血液都一寸寸凝固。

  整个宴会厅死一般沉寂,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看着这一幕,没有一个人说话。

  “清、醒、了、吗!”

  宫刈年把酒杯放回去,冷冷看着孟文晓,又说了一遍。

  而这一次,这四个字,如同四根冰锥刺入胸膛,孟文晓只觉得寒气四溢,连呼吸都被冻住堵在胸腔,她不觉得痛,只觉得……生不如死。

  好半晌,孟文晓才稍稍喘上一口气来,可这呼吸都如寒冰,冷的她不住发抖。

  她极缓极缓地眨了眨眼,眸子渐渐逼上血色,她抬眼,视线汇聚到宫刈年脸上,悲、痛、怒、恨、不甘……

  对上她的视线,宫刈年心头猛地抽了下,可脸上依然没有没有任何表情。

  虞雯旸上前一步,挡在孟文晓和宫刈年中间,语带责备的说:“文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做了那么yin荡的事,和刈年哥哥早就分手了,现在还要在我和刈年哥哥的婚礼上闹事,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说到这里,她眼眶红了,哽咽着说:“你害刈年哥哥害的还不够吗?你到底有多恨刈年哥哥,就那么看不得他好看不得他幸福!”

  这一声指责和叱问,劈头盖脸而来,直是要把孟文晓钉死在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虞雯旸这话说完,窃窃私语声四起,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到孟文晓身上,如芒似针,似乎是要用这种鄙夷的眼神把孟文晓这种人渣赶出去一样。

  孟文晓看向虞雯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站在胜利高坡的虞雯旸,被孟文晓这么一盯,心底突然产生了一丝慌乱,这股情绪刚冒头就被虞雯旸愤怒的压了回去,再看向孟文晓的眼神充满了怨毒。

  她居然被她这一个眼神给吓到了!

  简直岂有此理!

  孟文晓已经翻不了身了!

  她现在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都到了这个份上,孟文晓居然还敢这么和她对峙,她简直该死!

  愤怒也有,恼羞成怒也有,虞雯旸这会儿再也维持不住谦逊步步退让的形象,她上前一步狠狠推了孟文晓一把:“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冷不防被推,孟文晓一个没站稳,踉跄了好几步,差点摔倒。

  站稳后,她抬眼看着虞雯旸,看着她眼睛里的恶毒和得意,再想到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她现在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虞雯旸一手造成的!

  她的名誉,爸爸的失落,孟家灾难性的打击,全都是虞雯旸造成的,这口气,她再也咽不下,她抬手,一巴掌甩过去……

  这一巴掌并没有落下,孟文晓只觉得手腕一痛,她抬眼,正对上宫刈年盛怒的眸子。

  她刚要开口,宫刈年就拽着她狠狠一甩。

  力道大到孟文晓难以想象,她直接扑倒在地。

  倒地那一刻,她听到宫刈年含怒带霜的话:“孟小姐,这里不欢迎你!”

  面对宫刈年的绝情冷漠以及所有人鄙夷看笑话的目光,孟文晓咬牙,硬生生忍住了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可,她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

  她以为她可以坚强的昂首挺胸的面对这一切。

  此时此刻,她才知道,彻底对宫刈年失望,竟然对她打击这么大,大到她根本就无法站起来……

  嘲笑声、鄙夷声不绝于耳,孟文晓突然就撑不住了,全身不可抑制的发起抖来。

  就在她要崩溃时,一件外套突然套在了自己身上,然后是一双有力的手搂着她的肩,把她抱了起来。

  孟文晓全身猛地一僵,抬头就见付霄正拧着眉一脸担忧的看着她:“没事吧?”

  孟文晓还没来得及开口,虞雯旸就大声道:“孟文晓,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对刈年哥哥的伤害还不够吗?还要带着劈腿对象跑来闹订婚典礼!”

  付霄眸色一寒,他转头看向虞雯旸,正要说话,孟文晓却突然全身脱力整个人倒在了他身上。

  他脸色顿时就变了,马上去看孟文晓,就见孟文晓痛苦的拧着眉,以为她刚刚受了伤,也顾不上再和虞雯旸废话,弯腰把孟文晓抱在怀里,冷着脸说:“那就祝二位白头偕老!”

  丢下这句,他没再管别人的眼光,抱着孟文晓快步往外走。

  刚出了宴会厅孟文晓就让付霄放她下来,付霄怎么肯,不顾她的反对要送她去医院。

  孟文晓头疼欲裂,整个人都处在混沌边缘,全身都没力气,只能由着他。

  只不过,最后,她坚决拒绝了住院的要求。

  付霄没有勉强她,把她送回了家。

  因为怕爸爸看到她这样更加担心,孟文晓没回老宅,而是回了自己的小公寓,她想一个人静一静。

  她输入指纹推开门还没踏进玄关手腕就被人大力抓住,她下意识就要喊,嘴巴却被人捂住,下一秒她被拽进了屋里,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她被粗`暴的抵在门上。

  黑暗中,她看到了宫刈年怒火猩燃的眸子,像是要把她撕碎一般。

  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胸前一凉,连衣裙就被宫刈年撕成了碎片……

《你如星风入骨凉》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