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難追要給力小說最新章節-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難追要給力無彈窗全文閱讀

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難追要給力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時間:作者:小半來源:KX

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難追要給力小說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難追要給力畢秋無彈窗全文閱讀作者小半寫的小說:男友背叛,她卻被影帝下屬強行撿回家。人人都道影帝冷酷狂拽霸,對她卻體貼知趣很聽話,當她慢慢隱入他溫柔的網中,才知溫柔有毒,愛情難得。她當著幾百媒體笑臉盈盈:“我與南先生,就此解除婚姻,抱歉讓他喜當爹?!備菜咽?。幾年后,他的翻版小一號拉住他的西裝褲腿:“大叔,你這么英俊瀟灑像極了我,要不要玩一個爸爸和兒子的游戲?”...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難追要給力》又名《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難追要給力》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五章 救我

“……你為什么在這里。”

“我……”

“嘶……”女人突然輕嘶了一聲,顧永的注意力立即移到女人身上。

“是不是哪里疼?”

“我的腳……好像扭到了。”

“我看看。”顧永蹲下來,仔細檢察著女人的腳踝,“是有一點腫了,我們去醫院吧。”

女人卻搖頭:“我不去,你送我回家吧,我休息兩天就好了。”

“說什么傻話?腫的這么厲害怎么能不去醫院?”

“可是我明天還要上班……”

“把工作辭了。”

畢秋覺得她應該說點什么:“我有車,不如坐我的車……”

顧永直起身,突然轉過身,目光里帶著責備:“畢秋,你這天氣為什么要把車子開么快?”

“哈?”她愣了愣,道:“只有三十碼……”

“你又在找借口,你永遠喜歡找借口。”

畢秋咬住下唇,她的心也被這雨澆的有些發冷。

“阿永,別說了,不怪她,是我自己沒看路……”

“你不必為她說話,她就是這副性子,一直沒變過。”

畢秋呵了一聲,她用手擦了一把臉上的雨水,似笑非笑道;“我車子開多少,車上有記錄,行車記錄儀的錄相我隨時能提供,再不濟,這里有監控探頭警方可以隨時調閱,這位小姐真的想要報警我全力配合。”

女人的臉白了白,拉住要說話的顧永:“算了吧,是我不小心。”

“畢秋,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不可理喻?你把人撞傷,還這么咄咄逼人,你真的讓我感覺陌生。”

畢秋從來沒覺得這么冷過,這五年的異地戀她都沒灰過心,昨晚的燭光晚餐她也沒失過信心,可這一秒,她感覺她的心就像被刀子扎個對穿。

“那你還真要下一番功夫重新認識我了。”

顧永被她不屑一顧的表情氣到,卻被女人緊緊拉?。?ldquo;算了吧,不是這位小姐的錯,是我突然闖出來。”

顧永轉向女人,神情柔和下來:“我陪你去醫院。”

女人還想再說什么,顧永看向畢秋:“國內的駕照我還沒申請,牢煩你開車送我們過去。”

……

距醫院不過半個小時的路程,畢秋卻從來沒感覺到這么的累。

顧永全程都沒有和她說過一句話,那個叫梓馨的女人也沒有開口,三個有車里形成了一個奇怪的圈,明明都認識,又好似互不相識一樣。

到了醫院,顧永陪女人去看病了,畢秋找了一個長椅坐下,發燒加淋雨,她的病好像更重了,她抱著胳膊,默默的發著抖。

還是掛個號吧,萬一真的交待在這了,李念要氣死的。

畢秋站起身,剛要抬腿,就見顧永走過來。

他比她足足高了一頭半,寬闊的肩膀給人一種安全感,她看著看著,就不由的靠了了上去。

顧永的身子微僵,手臂垂身側并沒有要抬起來的意思。

“你為什么要對我吼……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嗎?五年啊,女人最好的五年啊……”

顧永垂眸,女人的發絲還是濕的,粘在她泛紅的頰邊,她的顫抖透過身體傳到他身上。

他皺眉,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臉;“你在發燒?”

“昨晚你不來,微信也是不回我,我以為你墜機,又怕你不回來了,你怎么能這么狠心的對我……”

顧永扮著她肩膀把她抬起來,她的目光有此渙散,的確是燒的很厲害。

他剛剛怎么就沒注意到呢?

“我帶你去掛號。”

顧永這邊正要扶著她離開,就聽到有擴士在喊;“衛梓馨家屬,衛梓馨家屬。”

顧永遲疑了一下,還是將畢秋放回到長椅上;“等我一會,我馬上回來。”

他一走,畢秋就沿著長椅倒下來,她費力的抬起腿,橫躺在長椅上。

來來往往的人,沒有人注意到一個高燒的人,她微微睜著雙眼,面前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轉,她以為自己要死了。

這一片白茫茫中,突然有一道高大的身影闖入。

她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畢秋?”

“……救我……”

……

“沒什么大事,可能有一些肺炎,定時過來打點滴就行了,不用留院,等燒退了就走吧。”

南黎川點點頭,接過醫生遞過來磁卡,然后才走到病床邊。

女人的長發在雪白的枕面上鋪灑開來,襯得一張小臉越發的小巧精致,她的燒有些退了,可臉還是紅的,唇也被燒褪皮。

如果不是他碰巧來醫院,她是不是要在這張長椅上一直睡下去?

她沒有朋友嗎?

南黎川打了電話和公司請了半天假,并沒有提畢秋的事,他真的不想和這個女人扯上什么關系。

點滴一共打了四瓶,最后一瓶打完,天色己經黑下來了。

南黎川在她頭上探了探,發現燒退了不少,見她唇上發干,便站起身走了出去。

畢秋艱難的睜開雙眼,看到面前雪白的墻壁,她征了征,撐站胳膊坐起來。

“阿永?”

有人推門進門,四目相對。

“你醒了。”南黎川拎著一瓶純凈水和一袋棉簽走進來,他把水擰開,然后遞給畢秋。

“……為什么……”

“巧合。”一句話直接賭住了她所有的問題。

畢來接過水,心不在焉,目光時而的溜向門邊。

南黎川拉了張椅子,在離她很遠的地方坐下了:“藥費一千,后續的誤工費我會報給財務。”

噗……

畢秋一邊咳一邊用力瞪向他,真是他的好員工啊,他老板才從鬼門關里走出來,他就急著清算了。

南黎川彈掉身上的水珠,面色不變;“你自己能開車?”

“……你讓我一個大病初逾的人自己開車回去?”

“你己經退燒了。”

“……”她竟無言以對,她深深的被這男人的務實和沒有情調折服了,她嘆了口氣,舉起手,終于開始了她最不屑的金錢交易:“車錢人工費我算你雙倍。”

“好。”

……

走出醫院,雨己經停了。

畢秋攏了攏外套,還是覺得冷,她站住,看向他。

南黎川也看著她。

畢秋又打了個哆嗦,心道小劉還想讓他來走潛規則,這種男人不把老板惹毛就算不錯了,這么沒眼力,她要冰死了他看不出來嗎?

“把你的外套借我。”

南黎川看了她一眼,抬手把外套脫了下來交給畢秋。

男人的外套上有一股清冽干凈的味道,很好聞。

畢秋把外套包緊,只露出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南黎川伸出手:“鑰匙。”

畢秋一摸兜,壞了。

她的鑰匙不知道掉哪了。

南黎川靜靜的等待著她翻鑰匙,直到她把手一攤;“看來,只有坐你的車回去了。”見南黎川腳步不動,畢秋長吸了幾口氣才壓住蠢蠢欲動的怒火:“加錢加錢,我給油錢好了吧!”

南黎川邁開長腿,畢秋跟在他身后,明明她己經算是女人里走的快的了,可還是被他拉了好大一截。

畢秋氣喘吁吁的蹲下來,又氣又好笑;“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工錢了?你就這么對待你的主顧嗎?”

聞言,南黎川才停下腳步,待她追上來,他才道:“你可以等在那邊,我把車子開過來。”

畢秋一愣,倒了好幾口氣才忍不住吼道;“那你為什么不早說?!”

 

第六章 這個男人是穿越來的

還讓好屁顛顛的跟了這么久,這男人是不是存心的?!

路燈下,女人氣鼓鼓的小臉完全沒有了平日的老成和冷漠,南黎川一愣,眸光微閃,然后轉過身。

身后傳來畢秋的聲音:“你是不是在笑我!”

“沒有。”

“你有,你明明就在笑!”

他在笑?有嗎?

南黎川摸摸嘴角,好像,似乎是有那么一點上揚。

可口氣依舊堅定:“沒有。”說完,大步的向前走去。

畢秋裹著男人又大又長的外套站在路燈下,像只干巴巴的小豆芽,她扭頭看向燈火通亮的醫院,也不知那個女人住在哪一間。

她費了好大力,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機。

有微信,顧永的。

“你去哪???”她抽了一下鼻子,又看到下面還攤著一條,“她的腳需要住院觀察,她朋友的的電話打不通,我要在醫院呆一夜。”

畢秋瞪著那幾個字,直瞪著眼前發黑,她按下回復;她是誰?

微信猶如石沉大海。

一道車燈打過來,把畢秋從傷春悲秋的情緒里扯出來,她抬手擋住眼睛。

車子慢慢的停下來,車窗放下,南黎川的臉從車窗里探出來:“上車。”

畢秋放下手,第一眼看到的是一輛豆綠色的小QQ,男人高大的身體擠在這輛小車里有些說不出的滑稽。

不是吧,她們公司對待新人有這么苛刻嗎?她記得她們的合同算業界里比較良心的了,甚至可以按照藝人的評估水平來預支一定的錢來消費。

南黎川這樣的極品,公司不提前給他花錢包裝連她都說不過去了。

畢秋走過去,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QQ,確定不是什么她沒見過的極頂端的車牌,這才俯下身,與他面對面:“朋友的?”

“我的。”男人的聲音依舊無波無瀾,仿佛并不覺得一個像他這樣的男人開著一輛小QQ有多么可笑。

“哦。”畢秋的眼里突然染上同情,那看來這男人家里的條件應該很一般了,公司里確實也有不少為了養家才簽的藝人,她不再說什么,拉開車門正要坐進去。

“坐副駕駛。”男人沉聲提醒。

畢秋一愣,車門都開了一半,目光只是隨意的一掃。

醫院的袋子,滿滿一袋子的藥。

她沒有再說什么,關上車門走到副駕駛,拉開車門坐進去。

南黎川的車里沒有一般男人車里各種奇奇怪怪的味道,同他身上的味道一般,涼冽清爽。

畢秋系上安全帶,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里有些坐立不安,她試著調整第N個姿勢失敗后,索性坐直了身子,不再想著補眠。

“去哪?”車子開上公路,南黎川的聲音才再次響起。

“清民路65……”她扭頭,聲音說到一半卡住了。

燈光從車窗照進來,男人深深淺淺的輪廓迷一樣的完美,他坐的筆直,一只手支在車窗,一手把握著方向盤,手臂上微微鼓起的肌肉恰到好處,

畢秋幾乎是脫口而出:“你簽了幾年?”

南黎川扭過頭,逆著光的臉輪廓如斧劈刀裁一般,他輕輕的恩?一聲。

“十年?”這樣的男人公司不把他死死的握在手里一定是瘋了。

“你沒看過?”南黎川只是反問了一句。

畢秋還真沒看過,不是公司所有的藝人都要經過她的審核,很多老頭子往里塞人都是直接將合同遞交給人事部,跳過她直接和財務掛勾。

“我這么忙,不可能每個人都要關心。”

南黎川看了她一眼,畢秋不知道那一眼是什么意思,總之讓人感覺不太舒服。

她喂了一聲,又道:“倒底幾年?”

“回去把合同調出來不就知道了?”

呦吼。

這個新人很牛氣啊。

畢秋開始反思是不是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綻,不然這男人為什么不像別人那樣怕她?

她板起臉,聲音故意壓低:“我在問你,你知道你在對誰說話嗎?”

“明天把衣服洗好再還我,我討厭貼身的東西有其它的味道。”

畢秋瞪大了美眸,她費力的在狹小的空間里轉過身,有些不信邪的再次問道;“你知道你在對誰說話嗎?”

“你一定要不停的重復你的身份嗎?”

“不是我想重復,是你的態度讓我感覺我己經下崗了。”

“你就這么看重我對你的態度?”

“……”畢秋干瞪了一會眼,忽然有些迷糊,是哦,她為什么要在乎他對她是什么態度?她是不是燒糊涂了,她甩甩頭,感覺自己的邏輯被這個男人繞進去了,“從現在開始,你不許再和我說話,我要靜靜。”

說完,也不管男人輕度的潔癖,直接將外套蒙在臉上,閉目休息起來。

車子開的很平穩,男人的車技還是很好的。

畢秋就這樣慢慢的睡了過去。

“我可以幫他,但前提是你們不能告訴他實情。把他送出國,不要再讓他回來,走的越遠越好!”

畢秋猛的睜開眼,手機的鈴聲不知道響了多久。

“你的電話響了。”身側,男人低沉的嗓音讓她一時間恍惚,有些分不清是在夢里還是在現實。

好一會,她才摸索著掏出手機。

看到號碼的一瞬間,她的臉色微變,找出藍牙耳朵套在耳朵上,這才按下接聽。

“小秋,我聽李念說你不在公司,方不方便回家一趟?”聽筒里,女人的聲音很溫婉。

“有事嗎?”

“也沒什么事,我讓李姨做了你喜歡吃的菜,你也好久都沒回家了,回來看看媽媽。”

畢秋將目光撇向窗外;“我一會還要回公司,最近新簽了幾個人,一大堆的事情等著我處理。”

“李念說你生病了,余下的工作她來做,回來吧,家里就一個人,怪冷清的。”

畢秋的眸光微動,目光微垂,半晌,才道;“改天吧,我還在醫院。”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車廂里十分安靜,南黎川也沒有要開口意思。

畢秋把外套往上扒了扒:“放首歌吧。”

“我不習慣聽音樂。”

“找個電臺。”

“不常聽,不知道聽哪個。”

畢秋一雙秀眉擰成八字:“你這個男人是不是從古代穿過來的?”吸了口氣,“隨便哪個。”

南黎川抬起手,扭開電臺。

“夫妻生活和諧是婚姻中最重要的一個保障,男人不能只為了自己那幾秒的快樂,還要花心思讓你的女人也體驗到……”

 

第七章 酒吧買醉

畢秋的臉紅的像水煮蝦,她活了二十幾年,統共就顧永這么一個男朋友,還是個連小手都沒拉過的,冷不丁聽到這么勁爆的內容還真是受不了。

況且,身邊坐的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

她手忙腳亂要去關掉,骨結分明的大手伸過來,畢秋來不及撤掉,直接被的大手覆住。

那是一只十分寬厚的手掌,足夠將她的手全部覆住,從男人的手掌間,熱量源源不斷的傳了過來。

她驚嚇一般撤回手,猛的瞪向他。

南黎川卻沒有為這個短暫的插曲動容,手指一按,換了另一個電臺,全程他的表情都是淡定從容的。

畢秋生氣自己的反應太過激烈,對比對方,她就像個不成熟的小丫頭。

“前面停車,我要下車。”

南黎川什么也沒說,穩穩的將車停在前面的便利店門口。

畢秋推開車門,大步走下車,人便消失在便利店門內。

在店里,她打電話給李念,讓她叫了一輛車來接她,然后她就坐在便利店的長椅上,嘰里咕嚕的吃起泡面。

半個小時后,車子到了。

畢秋走出便利店,坐上車前,她特意看了一眼四周,綠色的小QQ己經不見了。

說不上慶幸還是失望,畢秋坐上車了,隨著車子一起離開了。

當晚她還是被李念批評了,當她得知顧永在醫院陪著另外一個女人,李念的表現簡直想要殺人。

直罵畢秋是個傻子,對外一臉精明,在感情上就是個懦夫。

……

幸而第二天畢秋的燒就退了,她在李念的監督下吃了藥,李念也派人把她的車給拖了回來。

畢秋上班前接到了顧永的電話。

他先是問了她的病情,然后說他的口袋里發現了一個車鑰匙,應該是她的,晚一些他會親送過來。

畢秋沒勇氣問他那個女人怎么樣了,她盡乎貪婪的聽著顧永的聲音,直到電話掛斷。

鑰匙沒丟,但畢秋的車子還是沒法開,只能打車去公司。

她平時都住在離公司半個小時路程的一個公寓里,只有加班不方便回家才會借用公司里的休息室。

出租車停在匯愛的大樓下,畢秋給了車錢,推開車門從車上走下來。

也許是沒人料到她一個大老總竟然會坐著出租車過來,來往的員工都沒注意到她,她夾在人群里,聽著員工們對她品頭論足。

“鄭暢還挺可憐的,那么一點事就被解約。”

“女魔頭的名號是白叫的?”

“她當年解約小白靈,我哭了很久呢,我可是小白的粉絲。”

“我也聽說了一點,好像小白搶了她男人。”

“什么男人,是她巴巴上趕子追對方,又請吃飯又請喝茶,小白也是倒霉,攤上這么一個老板。”

電梯門開了,畢秋摘下墨鏡。

所有人都哄的一下散開,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

畢秋卻什么也沒說,徑直從眾人中間走了出去。

還沒走到辦公室,她的電話就響了,看了眼號碼,她似笑非笑的接聽了電話。

“hello,男主角。”打電話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那個八卦里的她和小白搶破腦袋的男人,汪致遠。

“怎么,畢總有新戲要找我?只要小秋開口,什么戲什么角色我都無所謂,零片酬都OK。”電話里傳出男人慵懶的聲線。

“我哪請得起您啊,你現在己經是金雞獎最佳男主,水漲船高,我這廟小可容不下你這個高僧。”

“怎么一大早就滿嘴的火藥味,我好像沒得罪你吧。”

“你的存在就己經讓我很頭疼了,你倒底什么時候公開戀情?我還要幫你背多久的鍋?”

“嘖嘖,畢總還會怕人說三道四?小白不想公開,我有什么辦法?你可不知道她私下里有多彪悍。”

“秀恩愛死的快,小心我找小報把你倆公開!”

汪致遠笑了笑,語氣不再是玩世不恭:“謝謝你畢秋,當年要不是你幫忙,小白可能就要被罵死了。”

當年小白和汪致遠談戀愛,對方公司見小白不是本公司不想跟著炒,想把兩人拆散,外加匯愛的幾個老家伙見小白年輕漂亮,想幫她打造成脫星。

小白性子倔,寧愿陪光錢也要從公司出去,哪怕退圈也要繼續和汪致遠在一起,也許是這份愛情感動了她,也許是她在小白的身上看到了那個傻傻的自己,她出手幫了小白一把,小白順利解約,鍋都被她背上,兩人現在在一家公司,和和美美,小日子過的別說多舒暢。

“好好對她,她是個好姑娘。”

“那你呢?”

汪致遠的反問讓畢秋一時間無話。

停了停,汪致遠又道;“我昨天陪小白去醫院,看到顧永了。”

“……我知道了,我當時也在。”

“顧永幫那個女人洗腳你也看見了?”

“……”畢秋感覺身子一軟,一屁股坐到皮椅上,奇怪,她的燒不是好了,怎么還感覺天旋地轉的。

她忘了是怎么掛斷的電話,等她回神時,李念己經在她面前站了許久。

見她終于回過神,李念嘆了口氣,把文件放到她面前:“私事一會聊,畢暢的事情出岔子了。李總死活不同意解約,還要開股東會彈劾你。”

畢秋沒想到為了一個小新人,李總竟然打算和她撕破臉皮。

“其它股東什么意思?”

“這種事大家肯定不想插手的,可是如果再有下次,難免大家會借題發揮,到那時,你就難辦了。”

李念走后,畢秋一個人默默的發呆,她真的做錯了嗎?

鄭暢這人性子虛浮,好大喜功,她不是第一次聽見她口無遮攔,公司留這種人早晚是個禍害,她不覺得自己做的有錯。

座機響起,秘書的聲音傳來:“畢總,老爺的電話。”

她嘆了口氣;“接進來。”

不多時,老人威嚴的聲音在辦公室里響起。

“股東的事我都聽說了,阿秋,祖父知道你這么多年不容易,但是事情一定會有更完美的解決辦法,你的個性真是像極了你祖母,倔強的可以,但是我不希望受到傷害,這件事祖父會幫你壓下去,但是以后怎么辦還要看你自己了。”

 

第八章 爛俗的劇情

祖父是她從小最親近的人,祖母過世后,祖父的身子也越來越不好,于是辭去匯愛公司的職位,在幾個舅舅的翹首中,將位置傳給了畢秋,那年,畢秋剛滿十八,一個懵懵懂懂的小丫頭大學的校園都沒進去就被扔到了阿諛我詐的娛樂圈里。

這么多年,她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挺過來的,也許正如祖父所說,她身上有著和祖母一樣不服輸的勁頭吧。

可是連祖父都說她做事的方法有問題。

工作這么多年,畢秋第一次請了半天假。

……

酒吧里,施甜一眼就看到了正獨自買醉的畢秋。

“畢秋!”施甜跑過去。

畢秋抬起頭,對她笑笑,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慢慢的喝起來。

施甜是她同學兼好友,可惜她后來考上了大學,兩人就沒有太大的交往,可是這么多年一直在保持著通迅,她是畢秋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小秋,你別喝了,”

畢秋拿開施甜的手,笑道:“你放心,我酒量不錯,也不會耍酒瘋,如果我醉了,給李念打電話,她會來接我。”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一口紅酒下肚,畢秋放下酒杯:“不說我了,說說你吧,你的追夫路怎么樣了?”

“什么追夫路啊,他都要成為別人的夫了。”

“恩?傅井博結婚了?”

施甜搖頭,突然抓起桌上的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仰頭喝了一大口,果不其然咳了起來;“他可能要訂婚了。”

“……”畢秋不知要說什么了,施甜從中學就開始追傅井博,追了這么多年,竟然追成了別人的老公。

“那個女人你也認識。”

“恩?”

施甜的神色發黯,紅唇動了動,吐了一個名字。

“原來是她。”

當年他們念的是貴族學校,那個女生是憑成績考進來的,學習是好,就是家里太窮,和他們都不太能融到一起,經常獨來獨往。

“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有一段時間井博出國了,回國后就有人看到他們在一起了,我托人打聽也打聽不到什么,只聽說兩人是在國外偶遇。”

“偶遇……”畢秋沒什么表情,偶遇這個詞不好定義,她不是知情人也不好做判斷。

施甜又灌了一口酒,她的臉開始有些發紅:“小秋,我本來是想讓你罵醒我的,可我想來想去,就算你罵死我我也放不下,他不是還沒結婚呢嗎?我是不是還有機會?”

“……”畢秋更是不知道要說什么了,如果沒有顧永,她會狠狠的罵她一頓,三只腿的青蛙沒有,二條腿的男人還是多的是,可她有什么資格說她?

兩人對望了一眼,碰了個杯,誰都沒有再說話。

突然,一個名字游進她的耳中:“你說梓馨怎么這么好命?長的漂亮不說,男人一個一個的往她身上撲,這不她那個中學同學從國外回來了,又是給她買衣服又是送她包包,真是讓人眼紅。”

“對了,那個人叫什么來著?”

“顧永,大帥哥的名字你還記不???”

畢秋感覺全身的血液被瞬間凍住,對了,她想起來了,那個女人的名字叫衛梓馨,這個被她遺忘了許久的名字突然就被她想起來了。

她就是顧永在中學喜歡的女生,他為了她打架被勸退,這才給她機會出錢送他出國,兩人也才有機會在一起,也許是她刻意的不想記住這個名字,如果不是這幾個女人的話,她還無法想起來。

她根本不是他的什么朋友,親人,而是他曾經那么深愛過的女人!

畢秋的手在抖,她掏出手機,給顧永發去微信。

“你在哪?我想見你。”

五分鐘后。

“我在家。”

畢秋手指飛快的編輯著短信:“方便見個面嗎?在我公司樓下的咖啡廳,三點。”

半晌。

“好的。”

畢秋拎起包:“施甜對不起,我有事先走了。”

“???你要走了……好啊,我送你。”

畢秋按住她:“不用了,你一會給你司機打電話接你回去,你醉了。”

施甜傻乎乎的笑:“我沒醉,我還認得你是誰呢。”

“別鬧,要不你等我,我晚一些來接你。”

畢秋說完,正要轉身,忽的一抹熟悉的身影從酒吧門口轉進來。

衛梓馨的目光環顧了一圈,從畢秋的臉上掃過,極其短暫的一秒停留,又落在吧臺的幾個女人身上。

“我來了。”

“梓馨你可來了,再不來我們可要走了。”

“剛辦理的出院,就往這邊趕了。”

畢秋轉過頭,她的腳確實還有些跋,但走起路來沒什么大問題了。

辦理出院,誰幫她辦理的出院?顧永,你倒底在家還是在醫院?

畢秋愣神的功夫,聽到有人起哄:“我的婚禮你倒底要不要參加啊,我可說過哦,參加的都要帶著男伴,你的MR,RIGHT,也一定要現身。”

“別胡說,我沒有男朋友。”

“沒有?那你說說是誰送你來的?”

衛梓馨垂下頭,唇角只淺淺的一揚:“是朋友。”

“我怎么沒有那么好的朋友,又送東西又送人。”

畢秋重新坐下來。

施甜一臉迷糊:“咦?你回來了。”

畢秋的臉色有些發白,秀氣的眉不自覺的斂起,她咬著下唇,手指緊緊的握著杯子,忽然,她聽到酒吧的門再次被人推開。

一道熟悉的腳步慢慢的響起。

“這不是顧大帥哥嘛!”

“梓馨你還不承認,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想狡辯。”

一陣笑聲中,顧永的聲音顯得溫潤動聽:“她說有朋友在這里,我送她過來。”

“顧大帥哥就別矜持了,誰不知道你當年和梓馨的事,如果不是你突然出國了,你們兩個沒準早就……”

“好了,別說了。”衛梓馨打斷大家的話,她轉頭看向顧永:“你想喝點什么?”

顧永卻抬起手腕,己經二點鐘,和畢秋約定的時間要到了,他抱歉道:“我可能要走了。”

“是啊,梓馨的腳不是還沒好嗎,一會還要勞煩顧帥哥送她回家呢。”

“對啊,怎么能剛來就走呢。”抱怨聲四起。

畢秋掏出手機:“你到哪了?”

顧永的微信提示音響起,他掏出手機,看到畢秋的微信。

《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難追要給力》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