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难追要给力小说最新章节-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难追要给力无弹窗全文阅读

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难追要给力

时间:作者:小半来源:KX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难追要给力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难追要给力毕秋无弹窗全文阅读作者小半写的小说:男友背叛,她却被影帝下属强行捡回家。人人都道影帝冷酷狂拽霸,对她却体贴知趣很听话,当她慢慢隐入他温柔的网中,才知温柔有毒,爱情难得。她当着几百媒体笑脸盈盈:“我与南先生,就此解除婚姻,抱歉让他喜当爹?!备菜咽?。几年后,他的翻版小一号拉住他的西装裤腿:“大叔,你这么英俊潇洒像极了我,要不要玩一个爸爸和儿子的游戏?”...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难追要给力》又名《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难追要给力》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五章 救我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

“嘶……”女人突然轻嘶了一声,顾永的注意力立即移到女人身上。

“是不是哪里疼?”

“我的脚……好像扭到了。”

“我看看。”顾永蹲下来,仔细检察着女人的脚踝,“是有一点肿了,我们去医院吧。”

女人却摇头:“我不去,你送我回家吧,我休息两天就好了。”

“说什么傻话?肿的这么厉害怎么能不去医院?”

“可是我明天还要上班……”

“把工作辞了。”

毕秋觉得她应该说点什么:“我有车,不如坐我的车……”

顾永直起身,突然转过身,目光里带着责备:“毕秋,你这天气为什么要把车子开么快?”

“哈?”她愣了愣,道:“只有三十码……”

“你又在找借口,你永远喜欢找借口。”

毕秋咬住下唇,她的心也被这雨浇的有些发冷。

“阿永,别说了,不怪她,是我自己没看路……”

“你不必为她说话,她就是这副性子,一直没变过。”

毕秋呵了一声,她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似笑非笑道;“我车子开多少,车上有记录,行车记录仪的录相我随时能提供,再不济,这里有监控探头警方可以随时调阅,这位小姐真的想要报警我全力配合。”

女人的脸白了白,拉住要说话的顾永:“算了吧,是我不小心。”

“毕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你把人撞伤,还这么咄咄逼人,你真的让我感觉陌生。”

毕秋从来没觉得这么冷过,这五年的异地恋她都没灰过心,昨晚的烛光晚餐她也没失过信心,可这一秒,她感觉她的心就像被刀子扎个对穿。

“那你还真要下一番功夫重新认识我了。”

顾永被她不屑一顾的表情气到,却被女人紧紧拉?。?ldquo;算了吧,不是这位小姐的错,是我突然闯出来。”

顾永转向女人,神情柔和下来:“我陪你去医院。”

女人还想再说什么,顾永看向毕秋:“国内的驾照我还没申请,牢烦你开车送我们过去。”

……

距医院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毕秋却从来没感觉到这么的累。

顾永全程都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那个叫梓馨的女人也没有开口,三个有车里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圈,明明都认识,又好似互不相识一样。

到了医院,顾永陪女人去看病了,毕秋找了一个长椅坐下,发烧加淋雨,她的病好像更重了,她抱着胳膊,默默的发着抖。

还是挂个号吧,万一真的交待在这了,李念要气死的。

毕秋站起身,刚要抬腿,就见顾永走过来。

他比她足足高了一头半,宽阔的肩膀给人一种安全感,她看着看着,就不由的靠了了上去。

顾永的身子微僵,手臂垂身侧并没有要抬起来的意思。

“你为什么要对我吼……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五年啊,女人最好的五年啊……”

顾永垂眸,女人的发丝还是湿的,粘在她泛红的颊边,她的颤抖透过身体传到他身上。

他皱眉,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脸;“你在发烧?”

“昨晚你不来,微信也是不回我,我以为你坠机,又怕你不回来了,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的对我……”

顾永扮着她肩膀把她抬起来,她的目光有此涣散,的确是烧的很厉害。

他刚刚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我带你去挂号。”

顾永这边正要扶着她离开,就听到有扩士在喊;“卫梓馨家属,卫梓馨家属。”

顾永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毕秋放回到长椅上;“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

他一走,毕秋就沿着长椅倒下来,她费力的抬起腿,横躺在长椅上。

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人注意到一个高烧的人,她微微睁着双眼,面前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转,她以为自己要死了。

这一片白茫茫中,突然有一道高大的身影闯入。

她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毕秋?”

“……救我……”

……

“没什么大事,可能有一些肺炎,定时过来打点滴就行了,不用留院,等烧退了就走吧。”

南黎川点点头,接过医生递过来磁卡,然后才走到病床边。

女人的长发在雪白的枕面上铺洒开来,衬得一张小脸越发的小巧精致,她的烧有些退了,可脸还是红的,唇也被烧褪皮。

如果不是他碰巧来医院,她是不是要在这张长椅上一直睡下去?

她没有朋友吗?

南黎川打了电话和公司请了半天假,并没有提毕秋的事,他真的不想和这个女人扯上什么关系。

点滴一共打了四瓶,最后一瓶打完,天色己经黑下来了。

南黎川在她头上探了探,发现烧退了不少,见她唇上发干,便站起身走了出去。

毕秋艰难的睁开双眼,看到面前雪白的墙壁,她征了征,撑站胳膊坐起来。

“阿永?”

有人推门进门,四目相对。

“你醒了。”南黎川拎着一瓶纯净水和一袋棉签走进来,他把水拧开,然后递给毕秋。

“……为什么……”

“巧合。”一句话直接赌住了她所有的问题。

毕来接过水,心不在焉,目光时而的溜向门边。

南黎川拉了张椅子,在离她很远的地方坐下了:“药费一千,后续的误工费我会报给财务。”

噗……

毕秋一边咳一边用力瞪向他,真是他的好员工啊,他老板才从鬼门关里走出来,他就急着清算了。

南黎川弹掉身上的水珠,面色不变;“你自己能开车?”

“……你让我一个大病初逾的人自己开车回去?”

“你己经退烧了。”

“……”她竟无言以对,她深深的被这男人的务实和没有情调折服了,她叹了口气,举起手,终于开始了她最不屑的金钱交易:“车钱人工费我算你双倍。”

“好。”

……

走出医院,雨己经停了。

毕秋拢了拢外套,还是觉得冷,她站住,看向他。

南黎川也看着她。

毕秋又打了个哆嗦,心道小刘还想让他来走潜规则,这种男人不把老板惹毛就算不错了,这么没眼力,她要冰死了他看不出来吗?

“把你的外套借我。”

南黎川看了她一眼,抬手把外套脱了下来交给毕秋。

男人的外套上有一股清冽干净的味道,很好闻。

毕秋把外套包紧,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南黎川伸出手:“钥匙。”

毕秋一摸兜,坏了。

她的钥匙不知道掉哪了。

南黎川静静的等待着她翻钥匙,直到她把手一摊;“看来,只有坐你的车回去了。”见南黎川脚步不动,毕秋长吸了几口气才压住蠢蠢欲动的怒火:“加钱加钱,我给油钱好了吧!”

南黎川迈开长腿,毕秋跟在他身后,明明她己经算是女人里走的快的了,可还是被他拉了好大一截。

毕秋气喘吁吁的蹲下来,又气又好笑;“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工钱了?你就这么对待你的主顾吗?”

闻言,南黎川才停下脚步,待她追上来,他才道:“你可以等在那边,我把车子开过来。”

毕秋一愣,倒了好几口气才忍不住吼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第六章 这个男人是穿越来的

还让好屁颠颠的跟了这么久,这男人是不是存心的?!

路灯下,女人气鼓鼓的小脸完全没有了平日的老成和冷漠,南黎川一愣,眸光微闪,然后转过身。

身后传来毕秋的声音:“你是不是在笑我!”

“没有。”

“你有,你明明就在笑!”

他在笑?有吗?

南黎川摸摸嘴角,好像,似乎是有那么一点上扬。

可口气依旧坚定:“没有。”说完,大步的向前走去。

毕秋裹着男人又大又长的外套站在路灯下,像只干巴巴的小豆芽,她扭头看向灯火通亮的医院,也不知那个女人住在哪一间。

她费了好大力,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

有微信,顾永的。

“你去哪???”她抽了一下鼻子,又看到下面还摊着一条,“她的脚需要住院观察,她朋友的的电话打不通,我要在医院呆一夜。”

毕秋瞪着那几个字,直瞪着眼前发黑,她按下回复;她是谁?

微信犹如石沉大海。

一道车灯打过来,把毕秋从伤春悲秋的情绪里扯出来,她抬手挡住眼睛。

车子慢慢的停下来,车窗放下,南黎川的脸从车窗里探出来:“上车。”

毕秋放下手,第一眼看到的是一辆豆绿色的小QQ,男人高大的身体挤在这辆小车里有些说不出的滑稽。

不是吧,她们公司对待新人有这么苛刻吗?她记得她们的合同算业界里比较良心的了,甚至可以按照艺人的评估水平来预支一定的钱来消费。

南黎川这样的极品,公司不提前给他花钱包装连她都说不过去了。

毕秋走过去,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QQ,确定不是什么她没见过的极顶端的车牌,这才俯下身,与他面对面:“朋友的?”

“我的。”男人的声音依旧无波无澜,仿佛并不觉得一个像他这样的男人开着一辆小QQ有多么可笑。

“哦。”毕秋的眼里突然染上同情,那看来这男人家里的条件应该很一般了,公司里确实也有不少为了养家才签的艺人,她不再说什么,拉开车门正要坐进去。

“坐副驾驶。”男人沉声提醒。

毕秋一愣,车门都开了一半,目光只是随意的一扫。

医院的袋子,满满一袋子的药。

她没有再说什么,关上车门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坐进去。

南黎川的车里没有一般男人车里各种奇奇怪怪的味道,同他身上的味道一般,凉冽清爽。

毕秋系上安全带,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有些坐立不安,她试着调整第N个姿势失败后,索性坐直了身子,不再想着补眠。

“去哪?”车子开上公路,南黎川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清民路65……”她扭头,声音说到一半卡住了。

灯光从车窗照进来,男人深深浅浅的轮廓迷一样的完美,他坐的笔直,一只手支在车窗,一手把握着方向盘,手臂上微微鼓起的肌肉恰到好处,

毕秋几乎是脱口而出:“你签了几年?”

南黎川扭过头,逆着光的脸轮廓如斧劈刀裁一般,他轻轻的恩?一声。

“十年?”这样的男人公司不把他死死的握在手里一定是疯了。

“你没看过?”南黎川只是反问了一句。

毕秋还真没看过,不是公司所有的艺人都要经过她的审核,很多老头子往里塞人都是直接将合同递交给人事部,跳过她直接和财务挂勾。

“我这么忙,不可能每个人都要关心。”

南黎川看了她一眼,毕秋不知道那一眼是什么意思,总之让人感觉不太舒服。

她喂了一声,又道:“倒底几年?”

“回去把合同调出来不就知道了?”

呦吼。

这个新人很牛气啊。

毕秋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不然这男人为什么不像别人那样怕她?

她板起脸,声音故意压低:“我在问你,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

“明天把衣服洗好再还我,我讨厌贴身的东西有其它的味道。”

毕秋瞪大了美眸,她费力的在狭小的空间里转过身,有些不信邪的再次问道;“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

“你一定要不停的重复你的身份吗?”

“不是我想重复,是你的态度让我感觉我己经下岗了。”

“你就这么看重我对你的态度?”

“……”毕秋干瞪了一会眼,忽然有些迷糊,是哦,她为什么要在乎他对她是什么态度?她是不是烧糊涂了,她甩甩头,感觉自己的逻辑被这个男人绕进去了,“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和我说话,我要静静。”

说完,也不管男人轻度的洁癖,直接将外套蒙在脸上,闭目休息起来。

车子开的很平稳,男人的车技还是很好的。

毕秋就这样慢慢的睡了过去。

“我可以帮他,但前提是你们不能告诉他实情。把他送出国,不要再让他回来,走的越远越好!”

毕秋猛的睁开眼,手机的铃声不知道响了多久。

“你的电话响了。”身侧,男人低沉的嗓音让她一时间恍惚,有些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

好一会,她才摸索着掏出手机。

看到号码的一瞬间,她的脸色微变,找出蓝牙耳朵套在耳朵上,这才按下接听。

“小秋,我听李念说你不在公司,方不方便回家一趟?”听筒里,女人的声音很温婉。

“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我让李姨做了你喜欢吃的菜,你也好久都没回家了,回来看看妈妈。”

毕秋将目光撇向窗外;“我一会还要回公司,最近新签了几个人,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处理。”

“李念说你生病了,余下的工作她来做,回来吧,家里就一个人,怪冷清的。”

毕秋的眸光微动,目光微垂,半晌,才道;“改天吧,我还在医院。”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车厢里十分安静,南黎川也没有要开口意思。

毕秋把外套往上扒了扒:“放首歌吧。”

“我不习惯听音乐。”

“找个电台。”

“不常听,不知道听哪个。”

毕秋一双秀眉拧成八字:“你这个男人是不是从古代穿过来的?”吸了口气,“随便哪个。”

南黎川抬起手,扭开电台。

“夫妻生活和谐是婚姻中最重要的一个保障,男人不能只为了自己那几秒的快乐,还要花心思让你的女人也体验到……”

 

第七章 酒吧买醉

毕秋的脸红的像水煮虾,她活了二十几年,统共就顾永这么一个男朋友,还是个连小手都没拉过的,冷不丁听到这么劲爆的内容还真是受不了。

况且,身边坐的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她手忙脚乱要去关掉,骨结分明的大手伸过来,毕秋来不及撤掉,直接被的大手覆住。

那是一只十分宽厚的手掌,足够将她的手全部覆住,从男人的手掌间,热量源源不断的传了过来。

她惊吓一般撤回手,猛的瞪向他。

南黎川却没有为这个短暂的插曲动容,手指一按,换了另一个电台,全程他的表情都是淡定从容的。

毕秋生气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对比对方,她就像个不成熟的小丫头。

“前面停车,我要下车。”

南黎川什么也没说,稳稳的将车停在前面的便利店门口。

毕秋推开车门,大步走下车,人便消失在便利店门内。

在店里,她打电话给李念,让她叫了一辆车来接她,然后她就坐在便利店的长椅上,叽里咕噜的吃起泡面。

半个小时后,车子到了。

毕秋走出便利店,坐上车前,她特意看了一眼四周,绿色的小QQ己经不见了。

说不上庆幸还是失望,毕秋坐上车了,随着车子一起离开了。

当晚她还是被李念批评了,当她得知顾永在医院陪着另外一个女人,李念的表现简直想要杀人。

直骂毕秋是个傻子,对外一脸精明,在感情上就是个懦夫。

……

幸而第二天毕秋的烧就退了,她在李念的监督下吃了药,李念也派人把她的车给拖了回来。

毕秋上班前接到了顾永的电话。

他先是问了她的病情,然后说他的口袋里发现了一个车钥匙,应该是她的,晚一些他会亲送过来。

毕秋没勇气问他那个女人怎么样了,她尽乎贪婪的听着顾永的声音,直到电话挂断。

钥匙没丢,但毕秋的车子还是没法开,只能打车去公司。

她平时都住在离公司半个小时路程的一个公寓里,只有加班不方便回家才会借用公司里的休息室。

出租车停在汇爱的大楼下,毕秋给了车钱,推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

也许是没人料到她一个大老总竟然会坐着出租车过来,来往的员工都没注意到她,她夹在人群里,听着员工们对她品头论足。

“郑畅还挺可怜的,那么一点事就被解约。”

“女魔头的名号是白叫的?”

“她当年解约小白灵,我哭了很久呢,我可是小白的粉丝。”

“我也听说了一点,好像小白抢了她男人。”

“什么男人,是她巴巴上赶子追对方,又请吃饭又请喝茶,小白也是倒霉,摊上这么一个老板。”

电梯门开了,毕秋摘下墨镜。

所有人都哄的一下散开,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毕秋却什么也没说,径直从众人中间走了出去。

还没走到办公室,她的电话就响了,看了眼号码,她似笑非笑的接听了电话。

“hello,男主角。”打电话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那个八卦里的她和小白抢破脑袋的男人,汪致远。

“怎么,毕总有新戏要找我?只要小秋开口,什么戏什么角色我都无所谓,零片酬都OK。”电话里传出男人慵懒的声线。

“我哪请得起您啊,你现在己经是金鸡奖最佳男主,水涨船高,我这庙小可容不下你这个高僧。”

“怎么一大早就满嘴的火药味,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你的存在就己经让我很头疼了,你倒底什么时候公开恋情?我还要帮你背多久的锅?”

“啧啧,毕总还会怕人说三道四?小白不想公开,我有什么办法?你可不知道她私下里有多彪悍。”

“秀恩爱死的快,小心我找小报把你俩公开!”

汪致远笑了笑,语气不再是玩世不恭:“谢谢你毕秋,当年要不是你帮忙,小白可能就要被骂死了。”

当年小白和汪致远谈恋爱,对方公司见小白不是本公司不想跟着炒,想把两人拆散,外加汇爱的几个老家伙见小白年轻漂亮,想帮她打造成脱星。

小白性子倔,宁愿陪光钱也要从公司出去,哪怕退圈也要继续和汪致远在一起,也许是这份爱情感动了她,也许是她在小白的身上看到了那个傻傻的自己,她出手帮了小白一把,小白顺利解约,锅都被她背上,两人现在在一家公司,和和美美,小日子过的别说多舒畅。

“好好对她,她是个好姑娘。”

“那你呢?”

汪致远的反问让毕秋一时间无话。

停了停,汪致远又道;“我昨天陪小白去医院,看到顾永了。”

“……我知道了,我当时也在。”

“顾永帮那个女人洗脚你也看见了?”

“……”毕秋感觉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到皮椅上,奇怪,她的烧不是好了,怎么还感觉天旋地转的。

她忘了是怎么挂断的电话,等她回神时,李念己经在她面前站了许久。

见她终于回过神,李念叹了口气,把文件放到她面前:“私事一会聊,毕畅的事情出岔子了。李总死活不同意解约,还要开股东会弹劾你。”

毕秋没想到为了一个小新人,李总竟然打算和她撕破脸皮。

“其它股东什么意思?”

“这种事大家肯定不想插手的,可是如果再有下次,难免大家会借题发挥,到那时,你就难办了。”

李念走后,毕秋一个人默默的发呆,她真的做错了吗?

郑畅这人性子虚浮,好大喜功,她不是第一次听见她口无遮拦,公司留这种人早晚是个祸害,她不觉得自己做的有错。

座机响起,秘书的声音传来:“毕总,老爷的电话。”

她叹了口气;“接进来。”

不多时,老人威严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

“股东的事我都听说了,阿秋,祖父知道你这么多年不容易,但是事情一定会有更完美的解决办法,你的个性真是像极了你祖母,倔强的可以,但是我不希望受到伤害,这件事祖父会帮你压下去,但是以后怎么办还要看你自己了。”

 

第八章 烂俗的剧情

祖父是她从小最亲近的人,祖母过世后,祖父的身子也越来越不好,于是辞去汇爱公司的职位,在几个舅舅的翘首中,将位置传给了毕秋,那年,毕秋刚满十八,一个懵懵懂懂的小丫头大学的校园都没进去就被扔到了阿谀我诈的娱乐圈里。

这么多年,她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也许正如祖父所说,她身上有着和祖母一样不服输的劲头吧。

可是连祖父都说她做事的方法有问题。

工作这么多年,毕秋第一次请了半天假。

……

酒吧里,施甜一眼就看到了正独自买醉的毕秋。

“毕秋!”施甜跑过去。

毕秋抬起头,对她笑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慢慢的喝起来。

施甜是她同学兼好友,可惜她后来考上了大学,两人就没有太大的交往,可是这么多年一直在保持着通迅,她是毕秋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小秋,你别喝了,”

毕秋拿开施甜的手,笑道:“你放心,我酒量不错,也不会耍酒疯,如果我醉了,给李念打电话,她会来接我。”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一口红酒下肚,毕秋放下酒杯:“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的追夫路怎么样了?”

“什么追夫路啊,他都要成为别人的夫了。”

“恩?傅井博结婚了?”

施甜摇头,突然抓起桌上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喝了一大口,果不其然咳了起来;“他可能要订婚了。”

“……”毕秋不知要说什么了,施甜从中学就开始追傅井博,追了这么多年,竟然追成了别人的老公。

“那个女人你也认识。”

“恩?”

施甜的神色发黯,红唇动了动,吐了一个名字。

“原来是她。”

当年他们念的是贵族学校,那个女生是凭成绩考进来的,学习是好,就是家里太穷,和他们都不太能融到一起,经常独来独往。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有一段时间井博出国了,回国后就有人看到他们在一起了,我托人打听也打听不到什么,只听说两人是在国外偶遇。”

“偶遇……”毕秋没什么表情,偶遇这个词不好定义,她不是知情人也不好做判断。

施甜又灌了一口酒,她的脸开始有些发红:“小秋,我本来是想让你骂醒我的,可我想来想去,就算你骂死我我也放不下,他不是还没结婚呢吗?我是不是还有机会?”

“……”毕秋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如果没有顾永,她会狠狠的骂她一顿,三只腿的青蛙没有,二条腿的男人还是多的是,可她有什么资格说她?

两人对望了一眼,碰了个杯,谁都没有再说话。

突然,一个名字游进她的耳中:“你说梓馨怎么这么好命?长的漂亮不说,男人一个一个的往她身上扑,这不她那个中学同学从国外回来了,又是给她买衣服又是送她包包,真是让人眼红。”

“对了,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顾永,大帅哥的名字你还记不???”

毕秋感觉全身的血液被瞬间冻住,对了,她想起来了,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卫梓馨,这个被她遗忘了许久的名字突然就被她想起来了。

她就是顾永在中学喜欢的女生,他为了她打架被劝退,这才给她机会出钱送他出国,两人也才有机会在一起,也许是她刻意的不想记住这个名字,如果不是这几个女人的话,她还无法想起来。

她根本不是他的什么朋友,亲人,而是他曾经那么深爱过的女人!

毕秋的手在抖,她掏出手机,给顾永发去微信。

“你在哪?我想见你。”

五分钟后。

“我在家。”

毕秋手指飞快的编辑着短信:“方便见个面吗?在我公司楼下的咖啡厅,三点。”

半晌。

“好的。”

毕秋拎起包:“施甜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

“???你要走了……好啊,我送你。”

毕秋按住她:“不用了,你一会给你司机打电话接你回去,你醉了。”

施甜傻乎乎的笑:“我没醉,我还认得你是谁呢。”

“别闹,要不你等我,我晚一些来接你。”

毕秋说完,正要转身,忽的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酒吧门口转进来。

卫梓馨的目光环顾了一圈,从毕秋的脸上扫过,极其短暂的一秒停留,又落在吧台的几个女人身上。

“我来了。”

“梓馨你可来了,再不来我们可要走了。”

“刚办理的出院,就往这边赶了。”

毕秋转过头,她的脚确实还有些跋,但走起路来没什么大问题了。

办理出院,谁帮她办理的出院?顾永,你倒底在家还是在医院?

毕秋愣神的功夫,听到有人起哄:“我的婚礼你倒底要不要参加啊,我可说过哦,参加的都要带着男伴,你的MR,RIGHT,也一定要现身。”

“别胡说,我没有男朋友。”

“没有?那你说说是谁送你来的?”

卫梓馨垂下头,唇角只浅浅的一扬:“是朋友。”

“我怎么没有那么好的朋友,又送东西又送人。”

毕秋重新坐下来。

施甜一脸迷糊:“咦?你回来了。”

毕秋的脸色有些发白,秀气的眉不自觉的敛起,她咬着下唇,手指紧紧的握着杯子,忽然,她听到酒吧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一道熟悉的脚步慢慢的响起。

“这不是顾大帅哥嘛!”

“梓馨你还不承认,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狡辩。”

一阵笑声中,顾永的声音显得温润动听:“她说有朋友在这里,我送她过来。”

“顾大帅哥就别矜持了,谁不知道你当年和梓馨的事,如果不是你突然出国了,你们两个没准早就……”

“好了,别说了。”卫梓馨打断大家的话,她转头看向顾永:“你想喝点什么?”

顾永却抬起手腕,己经二点钟,和毕秋约定的时间要到了,他抱歉道:“我可能要走了。”

“是啊,梓馨的脚不是还没好吗,一会还要劳烦顾帅哥送她回家呢。”

“对啊,怎么能刚来就走呢。”抱怨声四起。

毕秋掏出手机:“你到哪了?”

顾永的微信提示音响起,他掏出手机,看到毕秋的微信。

《冷傲影帝的秘密:小妻难追要给力》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