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總裁,夫人不在服務區小說最新章節-報告總裁,夫人不在服務區無彈窗全文閱讀

報告總裁,夫人不在服務區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時間:作者:芭寶洲來源:KX

報告總裁,夫人不在服務區小說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報告總裁,夫人不在服務區夜虞菲無彈窗全文閱讀作者芭寶洲寫的小說:堂堂世紀聯國集團總裁叱咤風云風靡全球,一人之上萬人之下,卻被她吃得死死的。“你要再敢亂打人別怪我對你無情。”“好!不打就不打。”安沛凜不能拿人撒氣只能對著蘭博基尼拳打腳踢。……“把我放了,否則我死給你看。”“Shit,蕭管家把門打開讓她走。”看著夜虞菲手里的刀毫無放下的意思,安沛凜再次投降。“不要再纏著我!我不愛你!”夜虞菲言辭激烈。這個—&mda...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報告總裁,夫人不在服務區》又名《報告總裁,夫人不在服務區》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五章 你想做什么?

安沛凜好似看穿了夜虞菲內心里的想法,步步緊逼。

身上散出的威懾人心的霸氣以及那不容拒絕的冷酷氣息將夜虞菲徹底包圍。

“你想做什么?”莫名的,她心下一懸,整個身子都緊繃起來。

傳聞中,安沛凜是個很記仇的人,剛剛她在抽血時候故意多抽了一點,這家伙,該不會是看出來了吧?

“你在緊張?”語氣帶著揶揄。

夜虞菲抿抿唇,倔強的昂著小臉,“我哪里緊張了?你哪里看我緊張了?真是笑話。”

好似為了證實自己真的不緊張,故意昂了昂下巴,眸光充滿了倔強。

安沛凜也不戳破,如黑曜石般的墨眸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看似在笑,卻總給人一種清冷的疏離感。

“沒有緊張,你的手為什么這么涼?”倏地,一只溫熱的大掌擒住她柔軟的小手,舉過她的頭頂。

“你想做什么?!”夜虞菲試著掙脫開,但她的力道在安沛凜面前,簡直不堪一提,“你放開我!”

清秀的臉蛋上帶著一絲薄怒。

這里離護士站還有一段距離,如果她直接呼喊救命的話護士站的護士不一定能聽見。

安沛凜唇角勾起一抹冷魅的孤度,眸底深處噙著一絲夜虞菲看不懂的情愫,“只是想和我的主治醫生溝通一個感情問題。”

感情問題?

夜虞菲微微一怔,繼而笑出了聲,“我們之間是醫患關系,還有,你壓根就沒有??!”

真的是一朵奇葩!

竟然還有賴在醫院不走的人!非說自己有??!

夜虞菲現在斷定,眼前這個人是真的有??!不過他該看的不是他們外科,而是神經科!

腦子有問題,而且病的很嚴重。

心里這么想著,夜虞菲全然展現在了臉上。

安沛凜微微斂眸,墨眸深處迸射出一道危險的氣息,稍縱即逝,“你在罵我。”

肯定的語氣。

夜虞菲心里一驚,這家伙是讀心術還是怎么的?為什么總是能看穿她的心思?

下意識的別開目光,不再去看對視他的凜冽的目光,忽然有種自己波光了赤裸裸站在他安沛凜面前的感覺,這讓她很不舒服。

“還有事嗎?如果沒有事我先走了。”她想逃。

安沛凜抬手一掌拍在墻壁上,徹底將她壁咚在墻上,“這就是主治醫生的態度?”

“……”夜虞菲抿抿唇,難道還想讓她好茶好水的伺候著?

夜虞菲別過臉頰,故意不去看他。

倏地,下巴被一只大掌擒住,微微用力,傳來一陣痛意。

夜虞菲被迫直視著他,眸底噙著一絲不耐煩,想要掙開卻被他捏的更緊。

“安沛凜,請你放尊重一點!”夜虞菲徹底火了。

忍無可忍!

安沛凜噙著一絲冷意,迫視著她,如染了墨的眸子犀利無比,“尊重?”

他冷笑,“你想要什么樣的尊重?”

濕熱的氣息撲在她的臉上,與她的氣息相互交融,非不清誰是誰的。

“我告訴你這里可是醫院!”夜虞菲有些急促的道。

安沛凜慵懶的睨著她,渾身冰冷的氣息讓夜虞菲渾身打了個寒顫,“你以為我會對你這種平胸又沒臉蛋的人感興趣?”

聲線上仰,唇角噙著一絲冷意。

夜虞菲知道,她成功的把他給激惱了。

可是,現在明明吃虧的人是她??!

夜虞菲整顆心懸在了半空,手不經意的觸碰到了一旁的推車,憑借著剛才的記憶力,快速的從車子上拿起一把小刀,順勢朝著他的胳膊劃去……

“??!”安沛凜躲閃不及,被她的刀子劃傷,吃痛一聲。

鮮血沁出,染紅了白色的襯衫。

夜虞菲緊緊的攥住手術刀,機警的防備著他,“我告訴你,你別亂來!”

下巴處還殘留著一絲絲痛意。

安沛凜冷冷睨了她一眼,手捂住傷口,“剛剛我說的話你沒有聽見嗎?”

“什么?”夜虞菲愣了一下,剛剛她太緊張了,生怕安沛凜會對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最后他說的什么全然沒有聽見,一心撲在了拿手術刀身上。

“哼,對于你這種旺仔小饅頭,我一點興趣都沒有!”一字一頓,傳入夜虞菲的耳中。

夜虞菲默默的吞了吞口水,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都做了些什么!

忙放下手術刀,站在原地有些無措的看著安沛凜。

天哪!她剛來第一天都做了些什么?

剛來就要被開除,她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還愣著干什么?”安沛凜冷冷的話語道,“過來給我包扎!”

心里有些氣!

“身為我的主治醫生,竟然把病人弄傷,如果這件事被院長知道了……”安沛凜的聲音讓夜虞菲心底微微一嘆。

 

第六章 姿勢那么曖昧

她忍著心中對安沛凜強烈的不滿,微微彎腰道歉,“對不起。”

拿出消毒盒,來到安沛凜身邊,坐下,看著被她劃傷的口子,傷口不大,卻很深。

心中愧意更濃。

“你要舉報或者直接投訴隨便你。”夜虞菲認栽了。

她記得,曾經有人得罪了安沛凜,結果,那個人的下場就是連街頭的乞丐都不如。

想著,唇微微一扯,只求老天爺看著她孤苦無依的份兒上,讓她死的好一點。

“你這腦袋瓜里到底裝了什么?”安沛凜看著她嫻熟的手法一如當初,唇角勾起一抹不自察的笑意。

夜虞菲忍不住抬眸瞪他一眼,“誰讓你剛剛動手動腳的!有話好好說不就行了。”

安沛凜不以為然,悠哉的靠在沙發上,一旁胳膊枕著自己的后腦勺,“如果我好好說話,你豈會答應做我的主治醫生?”

“……”夜虞菲有種被上套的感覺。

可是這家伙拿著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未免有點對自己的身體太不負責任了吧。

對于這件事夜虞菲心里對安沛凜心生抱歉,但是剛剛他對自己女朋友的態度被她看在眼里,這種男人又能好到哪兒去?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安沛凜悠悠的道。

不是女朋友?

夜虞菲手中的工作頓了頓,不是女朋友那也是情人,姿勢那么曖昧。

對于豪門少爺的私生活她多少也會了解一些,哪個公子哥身邊沒個情人什么的。

只是面對零緋聞的安沛凜來說,身邊的女人不是女朋友而是情人,未免太古怪了。

“你好像對我的私事很感興趣!”安沛凜打趣道。

修長筆直的雙腿交疊,那股充滿侵略性的氣息再次將她籠罩起來。

突然,夜虞菲感覺周圍寂靜的可怕,就連外面也突然沒有了吵嚷聲。

周遭的空氣漸漸變得稀薄起來。

她明顯感受到頭頂上方有道犀利火熱的目光注視著自己,心砰砰跳的厲害。

“好了,剛剛的事情我很抱歉。”夜虞菲包扎好后起身,再次道歉。微微垂眸,面對他的調戲漠然視之。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去忙了,你的報告現在應該出來了,我會讓護士給你送過來。”

說著,夜虞菲便轉身離開。

“等一下。”安沛凜喊住她,他從沙發上站起來,手托著手上的胳膊走到她的面前。

“你看我的手受傷了,很多事情都無法自理。”說的很坦然。

夜虞菲心下更愧疚了,“我已經道過歉了。”

除了道歉,她實在想不出其他辦法來補救了。

“可否請夜醫生親自去幫我拿一下實驗報告?”安沛凜唇角勾起一抹淺淺的孤度。

夜虞菲愣了一下,點點頭,“好,稍等一下。”

回來的路上,夜虞菲接到了院長的電話,“夜醫生,安少行動有所不便,你是她的主治醫生,這樣吧,你去照顧他幾天,直到他胳膊的傷好了為止。”

不等夜虞菲反駁,院長便掛了電話。

夜虞菲站在原地錯愕的看著黑了屏的手機,什么意思?

醫院里的醫生還有上門服務?

夜虞菲有些無奈,上班第一天都碰見一些什么事兒!

回到檢查室的時候,房門口多了一些人。

“他就是安少啊,好帥啊。”

“怎么辦,我第一次見到真人,我的心跳的好快。”

“他朝我這邊看過來了,怎么辦,我的心無法呼吸了。”

“你們在這里做什么?”夜虞菲看著那群花癡的小護士們,聲音冷冷的。

她知道,安沛凜要是再這里繼續待下去,早晚會引發一場女人之間的戰爭。

“喏,你的報告,一切指標都是正常的。”夜虞菲有些氣惱,心里斷定一定是安沛凜搞的鬼。

可他們之前明明都不認識對方,這家伙怎么一見面就和她杠上了呢?

難道她長了一張招恨的臉嗎?

二人好似心照不宣的同時走出醫院,安沛凜步伐穩健,絲毫沒有收到傷的半點干擾。

夜虞菲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來到醫院門口。

一輛沉穩厚重的酷炫邁巴赫??吭諛搶?,一名司機模樣的男子走到后座位置替他打開門,“少爺。”

上了車,夜虞菲一直緊貼著門,離的安沛凜遠遠地。

“你理我這么遠,是怕我吃了你嗎?”揶揄的氣息,帶著一絲調戲的意味。

夜虞菲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繼而目光落在他的手臂上,只一眼便收回目光。

“都說醫生會望聞問切,夜醫生剛剛是在望?”安沛凜聲音低沉,帶著一貫的魄力。

“……”夜虞菲沉默。

 

第七章 給他脫衣服?

安沛凜見她不說話,也沒有覺得半點尷尬,長臂一揮,搭在了她的身后,那模樣,像極了他將她攬住。

任哪個女人擁有這么好的機會接近他都會忍不住想盡辦法去討好他。

但是夜虞菲心里卻不是這么想的。

她恨不得倒回到半小時前,自己沒有頂撞他,沒有拿刀子劃傷他的胳膊!這樣也不會有她來照顧他這一說了。

安沛凜坐在那里,低眸淡漠的看著她臉上的表情變化,唇角微勾,帶著夜虞菲讀不懂的情緒,漸漸將胳膊落在了她的腰間……

倏地,夜虞菲整個人差點從位置上彈跳起來,忙推開他的胳膊,警惕的看著他,“你想做什么!”

又是這句。

安沛凜微微斂眸,他只是調整一下活動活動肩膀,手不經意的觸碰到了她的腰,這個女人怎么有這么大的反應?

心里微微疑惑,面色卻平靜如常,俊美的臉龐上噙著一絲揶揄的笑意,“你想讓我做什么?”

夜虞菲聽著他的話語,總感覺有些一些曖昧,抿抿唇,心里默默的吐槽道:我想讓你離我遠一點!

可這話她不敢說出口,強作鎮定的道:“安少最好不要亂動,免得觸碰到傷口就麻煩了。”

“有多麻煩?”

“……”夜虞菲語噎!

沒有話題說就不要說!這種問題讓她該怎么回答?

“會感染。”簡潔明了,目光投向窗外,不再去看他。

安沛凜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吃癟,這女人自從上車之后就一直看著窗外,從未像其他女人一樣使出渾身解數來討好他。

這激起了他對她啊的興趣。

手指輕輕一碰,只聽見啪嗒一下,兩邊的車窗上漸漸落下一張折頁窗簾,遮住了夜虞菲的視線。

忽然,車子打滑了一下。

夜虞菲整個人因為慣性趴在了安沛凜身上,她驚呼一聲,忙起身,“你沒事吧?”

第一眼便沖著他的傷口看去,潔白的紗布上稍稍沁出一絲血跡,但那血跡有點干了,不像是剛剛流出的。

她替他檢查了一下,確定無礙后,才長長舒了口氣。

前排司機悄悄瞄了一眼后視鏡,戰戰兢兢,整個人渾身緊繃起來。

剛剛少爺突然從后視鏡里遞了個眼色給他,讓他制造一下差點事故的假相。

結果,剛剛他用力過了頭,害的他們家少爺的傷口差點裂開。

心懸緊。

可是……

他從后視鏡里看到的畫面,有點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為什么他們家少爺是一臉享受的模樣?

“幸好傷口沒有裂開。”夜虞菲說道。

聲音傳入司機的耳朵里,他也暗暗松了口氣。

夜虞菲整個上身還趴在他的身上,頓時,還算寬敞的空間在此刻變得狹小起來。

夜虞菲快速的起身,捋捋發絲,整個人緊繃著神經靠在后座上,目不斜視的盯著前方。

一句話也不說。

安沛凜看著她害羞的模樣,唇角勾了勾,沒有說什么,緩緩閉了眼靠在椅背上補眠。

忽然,車子又是一打滑,這次,是真的差點出了事故。

夜虞菲慣性向一側倒去,前期有過一次經驗,這一次,她敏銳快速的伸出手……

“嘶……”某人吃痛倒吸涼氣的聲音。

安沛凜的傷口徹底蹦開了,紗布被鮮血染紅。

司機這下想死的心都有了。

“別動。”夜虞菲微微蹙眉,看著他的傷口,從急救包里拿出工具重新替他包扎了一遍。

她心里很清楚,這一次,她完全不會慣性倒在他的懷里,剛剛那一晃,明顯感受到自己的腰間多了一條臂力將自己往前一帶。

夜虞菲心里氣憤,可嘴上卻不好說什么。

畢竟,他這傷是她一手造成的。

“我的衣服上好像也沾了血跡,把上衣直接脫下來吧。”

命令式的口吻。

夜虞菲怔了一下,什么意思?

給他脫衣服?在這里?

詫異的看著安沛凜,這丫的腦子沒有病吧?

安沛凜沖著她催促道:“還不快點?”

夜虞菲百般不愿,可是看著他的西裝上已經染上血跡,就連空氣中也有了血腥的味道。

夜虞菲抿抿唇,硬著頭皮上前,手顫巍巍的解開他的口子,每解一個,心都跟著咯噔一下。

動作極慢,白皙的手指調撥他的紐扣,動作秀出一抹別樣的曖昧風情,安沛凜靜靜的看著她,薄如刀削的唇請輕抿著。

終于,扣子解完。

夜虞菲發現,拖也是個問題,如果是在平地上,她直接繞到他的身后就可以了,可現在在車上不方便不說,他的一條胳膊還受了傷,抬都沒法抬。

 

第八章 幫我拿鞋

她要脫下外套,必須要懷抱著他的身體才能將另一只胳膊脫下來……

淡淡的薄涼薄荷香夾雜著濃濃的獨屬于男性氣質的氣息充斥著她的鼻腔,臉頰微紅。

等她全脫下來之后,臉頰都快如煮熟的紅蝦一般。

剛剛,她明顯感受到他得健碩肌理,以及他強有力的心跳聲。

不得不承認安沛凜無論是從身材還是從相貌上都讓女人為之瘋狂。

他的確有這樣的資本。

車子一路前行漸漸駛離鬧去,朝著城市的邊緣地帶駛去……

城堡坐落在城市的邊緣,與森林交接的地方,綠木森森,空氣清新。

夜虞菲遠遠的便看到一座輝煌壯觀無比的城堡,透著令人向往的神秘色彩。

車子緩緩進入城堡,偌大的花園中央有一座正在噴出好看形狀的噴泉,這是一座斥資上移打造的宏偉建筑,具有特色的古歐風格。

不得不說,這再次震撼了夜虞菲的視野,她知道安沛凜有錢,但沒想到他竟然會奢靡到這個地步,在這里建了一座城堡。

“下車!”還未好好來得及欣賞這座具有神秘色彩的城堡,耳邊傳來一陣低沉魅惑的聲音。

夜虞菲抿抿唇,差點忘記了身邊還有這個討厭鬼在,瞬間沒了欣賞的雅興。

她跟著安沛凜來到一間豪華如十四世紀西方宮殿般的房間,一張五人寬的大床放在中央位置,這是一間臥室。

夜虞菲瞬間警覺起來,站在門口沒有進入。

“進來,幫我拿鞋子。”聲音淡淡,如帝王般發號施令。

好似他把夜虞菲當成了他城堡里的保姆,夜虞菲唇角一抽,以前自己聽錯了,可是半晌,也沒有見身后有保姆進來幫他提鞋。

眼神透著一抹倔強。

“愣著做什么?”安沛凜回眸,看著夜虞菲愣在門口,對上她眼底的那抹嫌棄,是在嘲笑他連鞋子都不會自己穿?

夜虞菲怔了一下,手指詫異的指著自己的鼻子,“我?”

語氣充滿了震驚,讓她給他提鞋?

嘿!

她站在門口沒有動,她是來照顧他的傷勢,不是來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這些保姆的工作她是不會做的!

安沛凜坐在真皮沙發上,單手搭在下額,唇角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孤度,“夜醫生難道忘記自己來的目的了?”

夜虞菲只覺好笑,“我的目的是來照顧你的傷勢。”

“可是……”安沛凜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自己那只受傷的胳膊,包扎的紗布不知何時又被血侵染。

夜虞菲又氣又惱,快步上前,重新給他包扎。

這傷口,是不是故意弄裂她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個可惡的家伙竟然為了懲罰她連自己的傷都不顧!

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夜虞菲心里悶悶的,給他重新包扎完之后,轉身來到鞋柜前,那鞋柜大概有半人高,大概兩米寬的距離,打開來看,清一色黑色皮鞋擺放整齊,她發現,每一雙品牌都是不一樣的,每一雙都價值不菲。

真是奢侈!

夜虞菲從鞋柜底下拿出一雙灰色的拖鞋,放到他的面前,“喏。”

聲音輕柔,眼底卻含著冷冷的光。

安沛凜修長的手指有節奏的敲在沙發背上,換上鞋子,開始看起了今天的新聞。

夜虞菲就這么被他晾在一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尷尬至極。

這家伙絕對是故意的!

簡直就是一個腦子里長了稻草的神經病。

“不要總是在心里默默的罵人,說出來會更舒服一點。”安沛凜悠悠的聲音從他薄唇中吐出。

夜虞菲心里咯噔一下,這家伙后腦勺長眼睛了是不是?

冷冷瞟了一個白眼給他,“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

她心里還是想好好欣賞一下這座富麗堂皇的城堡的。

“我要換衣服。”

“……我知道了。”夜虞菲抿抿唇,轉身快步就要離開。

“你去哪兒?”安沛凜喊住她,“我說我要換衣服。”

什么意思?

夜虞菲有點跟不上節奏,“你該不會是想讓我給你換衣服吧?”

“在車上又不是沒換過,動作熟練。”他還好意思提?。?!

安沛凜又道:“我不喜歡麻煩陌生人。”

夜虞菲簡直哭笑不得,她才是他口中說的陌生人好吧,他們壓根就不熟OK?

安沛凜凜冽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射在夜虞菲身上,總感覺一眼便能將她看穿一般,夜虞菲渾身不舒服!

為了能早早的離開這里,她忍了!

可某人好似開始得寸進尺,換好衣服后,又指使著她為他端茶倒水。

夜虞菲心里暗罵了他祖宗十八代,這里那里是請來照顧,這根本就是在虐待?。?!

《報告總裁,夫人不在服務區》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