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总裁,夫人不在服务区小说最新章节-报告总裁,夫人不在服务区无弹窗全文阅读

报告总裁,夫人不在服务区

时间:作者:芭宝洲来源:KX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报告总裁,夫人不在服务区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报告总裁,夫人不在服务区夜虞菲无弹窗全文阅读作者芭宝洲写的小说:堂堂世纪联国集团总裁叱咤风云风靡全球,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却被她吃得死死的。“你要再敢乱打人别怪我对你无情。”“好!不打就不打。”安沛凛不能拿人撒气只能对着兰博基尼拳打脚踢。……“把我放了,否则我死给你看。”“Shit,萧管家把门打开让她走。”看着夜虞菲手里的刀毫无放下的意思,安沛凛再次投降。“不要再缠着我!我不爱你!”夜虞菲言辞激烈。这个—&mda...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报告总裁,夫人不在服务区》又名《报告总裁,夫人不在服务区》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五章 你想做什么?

安沛凛好似看穿了夜虞菲内心里的想法,步步紧逼。

身上散出的威慑人心的霸气以及那不容拒绝的冷酷气息将夜虞菲彻底包围。

“你想做什么?”莫名的,她心下一悬,整个身子都紧绷起来。

传闻中,安沛凛是个很记仇的人,刚刚她在抽血时候故意多抽了一点,这家伙,该不会是看出来了吧?

“你在紧张?”语气带着揶揄。

夜虞菲抿抿唇,倔强的昂着小脸,“我哪里紧张了?你哪里看我紧张了?真是笑话。”

好似为了证实自己真的不紧张,故意昂了昂下巴,眸光充满了倔强。

安沛凛也不戳破,如黑曜石般的墨眸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看似在笑,却总给人一种清冷的疏离感。

“没有紧张,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凉?”倏地,一只温热的大掌擒住她柔软的小手,举过她的头顶。

“你想做什么?!”夜虞菲试着挣脱开,但她的力道在安沛凛面前,简直不堪一提,“你放开我!”

清秀的脸蛋上带着一丝薄怒。

这里离护士站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她直接呼喊救命的话护士站的护士不一定能听见。

安沛凛唇角勾起一抹冷魅的孤度,眸底深处噙着一丝夜虞菲看不懂的情愫,“只是想和我的主治医生沟通一个感情问题。”

感情问题?

夜虞菲微微一怔,继而笑出了声,“我们之间是医患关系,还有,你压根就没有??!”

真的是一朵奇葩!

竟然还有赖在医院不走的人!非说自己有??!

夜虞菲现在断定,眼前这个人是真的有??!不过他该看的不是他们外科,而是神经科!

脑子有问题,而且病的很严重。

心里这么想着,夜虞菲全然展现在了脸上。

安沛凛微微敛眸,墨眸深处迸射出一道危险的气息,稍纵即逝,“你在骂我。”

肯定的语气。

夜虞菲心里一惊,这家伙是读心术还是怎么的?为什么总是能看穿她的心思?

下意识的别开目光,不再去看对视他的凛冽的目光,忽然有种自己波光了赤裸裸站在他安沛凛面前的感觉,这让她很不舒服。

“还有事吗?如果没有事我先走了。”她想逃。

安沛凛抬手一掌拍在墙壁上,彻底将她壁咚在墙上,“这就是主治医生的态度?”

“……”夜虞菲抿抿唇,难道还想让她好茶好水的伺候着?

夜虞菲别过脸颊,故意不去看他。

倏地,下巴被一只大掌擒住,微微用力,传来一阵痛意。

夜虞菲被迫直视着他,眸底噙着一丝不耐烦,想要挣开却被他捏的更紧。

“安沛凛,请你放尊重一点!”夜虞菲彻底火了。

忍无可忍!

安沛凛噙着一丝冷意,迫视着她,如染了墨的眸子犀利无比,“尊重?”

他冷笑,“你想要什么样的尊重?”

湿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与她的气息相互交融,非不清谁是谁的。

“我告诉你这里可是医院!”夜虞菲有些急促的道。

安沛凛慵懒的睨着她,浑身冰冷的气息让夜虞菲浑身打了个寒颤,“你以为我会对你这种平胸又没脸蛋的人感兴趣?”

声线上仰,唇角噙着一丝冷意。

夜虞菲知道,她成功的把他给激恼了。

可是,现在明明吃亏的人是她??!

夜虞菲整颗心悬在了半空,手不经意的触碰到了一旁的推车,凭借着刚才的记忆力,快速的从车子上拿起一把小刀,顺势朝着他的胳膊划去……

“??!”安沛凛躲闪不及,被她的刀子划伤,吃痛一声。

鲜血沁出,染红了白色的衬衫。

夜虞菲紧紧的攥住手术刀,机警的防备着他,“我告诉你,你别乱来!”

下巴处还残留着一丝丝痛意。

安沛凛冷冷睨了她一眼,手捂住伤口,“刚刚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什么?”夜虞菲愣了一下,刚刚她太紧张了,生怕安沛凛会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最后他说的什么全然没有听见,一心扑在了拿手术刀身上。

“哼,对于你这种旺仔小馒头,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一字一顿,传入夜虞菲的耳中。

夜虞菲默默的吞了吞口水,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忙放下手术刀,站在原地有些无措的看着安沛凛。

天哪!她刚来第一天都做了些什么?

刚来就要被开除,她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还愣着干什么?”安沛凛冷冷的话语道,“过来给我包扎!”

心里有些气!

“身为我的主治医生,竟然把病人弄伤,如果这件事被院长知道了……”安沛凛的声音让夜虞菲心底微微一叹。

 

第六章 姿势那么暧昧

她忍着心中对安沛凛强烈的不满,微微弯腰道歉,“对不起。”

拿出消毒盒,来到安沛凛身边,坐下,看着被她划伤的口子,伤口不大,却很深。

心中愧意更浓。

“你要举报或者直接投诉随便你。”夜虞菲认栽了。

她记得,曾经有人得罪了安沛凛,结果,那个人的下场就是连街头的乞丐都不如。

想着,唇微微一扯,只求老天爷看着她孤苦无依的份儿上,让她死的好一点。

“你这脑袋瓜里到底装了什么?”安沛凛看着她娴熟的手法一如当初,唇角勾起一抹不自察的笑意。

夜虞菲忍不住抬眸瞪他一眼,“谁让你刚刚动手动脚的!有话好好说不就行了。”

安沛凛不以为然,悠哉的靠在沙发上,一旁胳膊枕着自己的后脑勺,“如果我好好说话,你岂会答应做我的主治医生?”

“……”夜虞菲有种被上套的感觉。

可是这家伙拿着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未免有点对自己的身体太不负责任了吧。

对于这件事夜虞菲心里对安沛凛心生抱歉,但是刚刚他对自己女朋友的态度被她看在眼里,这种男人又能好到哪儿去?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安沛凛悠悠的道。

不是女朋友?

夜虞菲手中的工作顿了顿,不是女朋友那也是情人,姿势那么暧昧。

对于豪门少爷的私生活她多少也会了解一些,哪个公子哥身边没个情人什么的。

只是面对零绯闻的安沛凛来说,身边的女人不是女朋友而是情人,未免太古怪了。

“你好像对我的私事很感兴趣!”安沛凛打趣道。

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那股充满侵略性的气息再次将她笼罩起来。

突然,夜虞菲感觉周围寂静的可怕,就连外面也突然没有了吵嚷声。

周遭的空气渐渐变得稀薄起来。

她明显感受到头顶上方有道犀利火热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心砰砰跳的厉害。

“好了,刚刚的事情我很抱歉。”夜虞菲包扎好后起身,再次道歉。微微垂眸,面对他的调戏漠然视之。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去忙了,你的报告现在应该出来了,我会让护士给你送过来。”

说着,夜虞菲便转身离开。

“等一下。”安沛凛喊住她,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手托着手上的胳膊走到她的面前。

“你看我的手受伤了,很多事情都无法自理。”说的很坦然。

夜虞菲心下更愧疚了,“我已经道过歉了。”

除了道歉,她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来补救了。

“可否请夜医生亲自去帮我拿一下实验报告?”安沛凛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孤度。

夜虞菲愣了一下,点点头,“好,稍等一下。”

回来的路上,夜虞菲接到了院长的电话,“夜医生,安少行动有所不便,你是她的主治医生,这样吧,你去照顾他几天,直到他胳膊的伤好了为止。”

不等夜虞菲反驳,院长便挂了电话。

夜虞菲站在原地错愕的看着黑了屏的手机,什么意思?

医院里的医生还有上门服务?

夜虞菲有些无奈,上班第一天都碰见一些什么事儿!

回到检查室的时候,房门口多了一些人。

“他就是安少啊,好帅啊。”

“怎么办,我第一次见到真人,我的心跳的好快。”

“他朝我这边看过来了,怎么办,我的心无法呼吸了。”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夜虞菲看着那群花痴的小护士们,声音冷冷的。

她知道,安沛凛要是再这里继续待下去,早晚会引发一场女人之间的战争。

“喏,你的报告,一切指标都是正常的。”夜虞菲有些气恼,心里断定一定是安沛凛搞的鬼。

可他们之前明明都不认识对方,这家伙怎么一见面就和她杠上了呢?

难道她长了一张招恨的脸吗?

二人好似心照不宣的同时走出医院,安沛凛步伐稳健,丝毫没有收到伤的半点干扰。

夜虞菲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来到医院门口。

一辆沉稳厚重的酷炫迈巴赫??吭谀抢?,一名司机模样的男子走到后座位置替他打开门,“少爷。”

上了车,夜虞菲一直紧贴着门,离的安沛凛远远地。

“你理我这么远,是怕我吃了你吗?”揶揄的气息,带着一丝调戏的意味。

夜虞菲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继而目光落在他的手臂上,只一眼便收回目光。

“都说医生会望闻问切,夜医生刚刚是在望?”安沛凛声音低沉,带着一贯的魄力。

“……”夜虞菲沉默。

 

第七章 给他脱衣服?

安沛凛见她不说话,也没有觉得半点尴尬,长臂一挥,搭在了她的身后,那模样,像极了他将她揽住。

任哪个女人拥有这么好的机会接近他都会忍不住想尽办法去讨好他。

但是夜虞菲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她恨不得倒回到半小时前,自己没有顶撞他,没有拿刀子划伤他的胳膊!这样也不会有她来照顾他这一说了。

安沛凛坐在那里,低眸淡漠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唇角微勾,带着夜虞菲读不懂的情绪,渐渐将胳膊落在了她的腰间……

倏地,夜虞菲整个人差点从位置上弹跳起来,忙推开他的胳膊,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又是这句。

安沛凛微微敛眸,他只是调整一下活动活动肩膀,手不经意的触碰到了她的腰,这个女人怎么有这么大的反应?

心里微微疑惑,面色却平静如常,俊美的脸庞上噙着一丝揶揄的笑意,“你想让我做什么?”

夜虞菲听着他的话语,总感觉有些一些暧昧,抿抿唇,心里默默的吐槽道:我想让你离我远一点!

可这话她不敢说出口,强作镇定的道:“安少最好不要乱动,免得触碰到伤口就麻烦了。”

“有多麻烦?”

“……”夜虞菲语噎!

没有话题说就不要说!这种问题让她该怎么回答?

“会感染。”简洁明了,目光投向窗外,不再去看他。

安沛凛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吃瘪,这女人自从上车之后就一直看着窗外,从未像其他女人一样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他。

这激起了他对她啊的兴趣。

手指轻轻一碰,只听见啪嗒一下,两边的车窗上渐渐落下一张折页窗帘,遮住了夜虞菲的视线。

忽然,车子打滑了一下。

夜虞菲整个人因为惯性趴在了安沛凛身上,她惊呼一声,忙起身,“你没事吧?”

第一眼便冲着他的伤口看去,洁白的纱布上稍稍沁出一丝血迹,但那血迹有点干了,不像是刚刚流出的。

她替他检查了一下,确定无碍后,才长长舒了口气。

前排司机悄悄瞄了一眼后视镜,战战兢兢,整个人浑身紧绷起来。

刚刚少爷突然从后视镜里递了个眼色给他,让他制造一下差点事故的假相。

结果,刚刚他用力过了头,害的他们家少爷的伤口差点裂开。

心悬紧。

可是……

他从后视镜里看到的画面,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他们家少爷是一脸享受的模样?

“幸好伤口没有裂开。”夜虞菲说道。

声音传入司机的耳朵里,他也暗暗松了口气。

夜虞菲整个上身还趴在他的身上,顿时,还算宽敞的空间在此刻变得狭小起来。

夜虞菲快速的起身,捋捋发丝,整个人紧绷着神经靠在后座上,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

一句话也不说。

安沛凛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唇角勾了勾,没有说什么,缓缓闭了眼靠在椅背上补眠。

忽然,车子又是一打滑,这次,是真的差点出了事故。

夜虞菲惯性向一侧倒去,前期有过一次经验,这一次,她敏锐快速的伸出手……

“嘶……”某人吃痛倒吸凉气的声音。

安沛凛的伤口彻底蹦开了,纱布被鲜血染红。

司机这下想死的心都有了。

“别动。”夜虞菲微微蹙眉,看着他的伤口,从急救包里拿出工具重新替他包扎了一遍。

她心里很清楚,这一次,她完全不会惯性倒在他的怀里,刚刚那一晃,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腰间多了一条臂力将自己往前一带。

夜虞菲心里气愤,可嘴上却不好说什么。

毕竟,他这伤是她一手造成的。

“我的衣服上好像也沾了血迹,把上衣直接脱下来吧。”

命令式的口吻。

夜虞菲怔了一下,什么意思?

给他脱衣服?在这里?

诧异的看着安沛凛,这丫的脑子没有病吧?

安沛凛冲着她催促道:“还不快点?”

夜虞菲百般不愿,可是看着他的西装上已经染上血迹,就连空气中也有了血腥的味道。

夜虞菲抿抿唇,硬着头皮上前,手颤巍巍的解开他的口子,每解一个,心都跟着咯噔一下。

动作极慢,白皙的手指调拨他的纽扣,动作秀出一抹别样的暧昧风情,安沛凛静静的看着她,薄如刀削的唇请轻抿着。

终于,扣子解完。

夜虞菲发现,拖也是个问题,如果是在平地上,她直接绕到他的身后就可以了,可现在在车上不方便不说,他的一条胳膊还受了伤,抬都没法抬。

 

第八章 帮我拿鞋

她要脱下外套,必须要怀抱着他的身体才能将另一只胳膊脱下来……

淡淡的薄凉薄荷香夹杂着浓浓的独属于男性气质的气息充斥着她的鼻腔,脸颊微红。

等她全脱下来之后,脸颊都快如煮熟的红虾一般。

刚刚,她明显感受到他得健硕肌理,以及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不得不承认安沛凛无论是从身材还是从相貌上都让女人为之疯狂。

他的确有这样的资本。

车子一路前行渐渐驶离闹去,朝着城市的边缘地带驶去……

城堡坐落在城市的边缘,与森林交接的地方,绿木森森,空气清新。

夜虞菲远远的便看到一座辉煌壮观无比的城堡,透着令人向往的神秘色彩。

车子缓缓进入城堡,偌大的花园中央有一座正在喷出好看形状的喷泉,这是一座斥资上移打造的宏伟建筑,具有特色的古欧风格。

不得不说,这再次震撼了夜虞菲的视野,她知道安沛凛有钱,但没想到他竟然会奢靡到这个地步,在这里建了一座城堡。

“下车!”还未好好来得及欣赏这座具有神秘色彩的城堡,耳边传来一阵低沉魅惑的声音。

夜虞菲抿抿唇,差点忘记了身边还有这个讨厌鬼在,瞬间没了欣赏的雅兴。

她跟着安沛凛来到一间豪华如十四世纪西方宫殿般的房间,一张五人宽的大床放在中央位置,这是一间卧室。

夜虞菲瞬间警觉起来,站在门口没有进入。

“进来,帮我拿鞋子。”声音淡淡,如帝王般发号施令。

好似他把夜虞菲当成了他城堡里的保姆,夜虞菲唇角一抽,以前自己听错了,可是半晌,也没有见身后有保姆进来帮他提鞋。

眼神透着一抹倔强。

“愣着做什么?”安沛凛回眸,看着夜虞菲愣在门口,对上她眼底的那抹嫌弃,是在嘲笑他连鞋子都不会自己穿?

夜虞菲怔了一下,手指诧异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语气充满了震惊,让她给他提鞋?

嘿!

她站在门口没有动,她是来照顾他的伤势,不是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这些保姆的工作她是不会做的!

安沛凛坐在真皮沙发上,单手搭在下额,唇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孤度,“夜医生难道忘记自己来的目的了?”

夜虞菲只觉好笑,“我的目的是来照顾你的伤势。”

“可是……”安沛凛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自己那只受伤的胳膊,包扎的纱布不知何时又被血侵染。

夜虞菲又气又恼,快步上前,重新给他包扎。

这伤口,是不是故意弄裂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为了惩罚她连自己的伤都不顾!

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夜虞菲心里闷闷的,给他重新包扎完之后,转身来到鞋柜前,那鞋柜大概有半人高,大概两米宽的距离,打开来看,清一色黑色皮鞋摆放整齐,她发现,每一双品牌都是不一样的,每一双都价值不菲。

真是奢侈!

夜虞菲从鞋柜底下拿出一双灰色的拖鞋,放到他的面前,“喏。”

声音轻柔,眼底却含着冷冷的光。

安沛凛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在沙发背上,换上鞋子,开始看起了今天的新闻。

夜虞菲就这么被他晾在一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尴尬至极。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简直就是一个脑子里长了稻草的神经病。

“不要总是在心里默默的骂人,说出来会更舒服一点。”安沛凛悠悠的声音从他薄唇中吐出。

夜虞菲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后脑勺长眼睛了是不是?

冷冷瞟了一个白眼给他,“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

她心里还是想好好欣赏一下这座富丽堂皇的城堡的。

“我要换衣服。”

“……我知道了。”夜虞菲抿抿唇,转身快步就要离开。

“你去哪儿?”安沛凛喊住她,“我说我要换衣服。”

什么意思?

夜虞菲有点跟不上节奏,“你该不会是想让我给你换衣服吧?”

“在车上又不是没换过,动作熟练。”他还好意思提?。?!

安沛凛又道:“我不喜欢麻烦陌生人。”

夜虞菲简直哭笑不得,她才是他口中说的陌生人好吧,他们压根就不熟OK?

安沛凛凛冽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射在夜虞菲身上,总感觉一眼便能将她看穿一般,夜虞菲浑身不舒服!

为了能早早的离开这里,她忍了!

可某人好似开始得寸进尺,换好衣服后,又指使着她为他端茶倒水。

夜虞菲心里暗骂了他祖宗十八代,这里那里是请来照顾,这根本就是在虐待?。?!

《报告总裁,夫人不在服务区》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