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我变成了僵尸》杨云王雅洁全文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变成了僵尸

时间:作者:杨云来源:zsy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我变成了僵尸》杨云王雅洁完结小说全文免费章节在线阅读我变成了僵尸by作者杨云写的一本zsy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我割腕自杀,鲜血流尽成为干尸。尸身被葬进祖传铜棺,在鬼节复活。。我以人的意志驾驭着我的尸体,我穿梭阴阳,我爱过,我恨过,我杀过人,我灭过鬼。。我是尸体,我永远不会衰老。我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高处俯望,只看到了***。这是我的故事,这是我的传记。。。...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完结小说《我变成了僵尸》杨云王雅洁全文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12章:东北口音的黄牛

“这个简单,作为鬼,我还是有点用的。

”徐叔自嘲了。

“怎么弄?”

“回家拿黄纸烧成灰倒在黄酒里面,然后将黄酒洒在影子上就可以将这寄生物杀死了。”

“???”我以为是把黄酒喝下去或者是从头浇到脚的,没有想到是洒在影子上。

“为什么是洒在影子上?”我忍不住问了出来。

徐叔郑重道:“寄生体的媒介是人的影子,它通过人影吸阳气。”

“原来是这样,徐叔我去拿黄纸,哦,对了,”我停下了脚步,“徐叔,我跟安雅琳烧给你的黄纸你收到了没有?”

“收到了。

”徐叔无奈地凭空掏出几张泛着金光的纸张。

“我靠,真的能收到?”在惊讶中我进屋取了两张黄纸,这黄纸还是给徐叔烧剩下的。

“拿黄纸干什么?”屋里传来安雅琳的叫唤。

“小屁孩管那么多?”我不理她。

“晚上玩火当心尿裤子。”

“你大爷!”

我按照徐叔说的,将两张黄纸叠在一起烧成了灰烬,将这些灰烬洒在了黄酒中,那泛黄的酒水瞬间沾染上了丝丝黑色。

“吱~”,似乎是感受到了黄酒的刚正之气,我影子里的寄生体不安地轻微挣扎。

“敢寄生我?可笑,我并不是人!你就算是寄生我,我也永远不会被你吸干,你吸我阳气,我吸别人的血液。”

我无视那寄生体的挣扎,挥手倒下了这醇厚的美酒。

“呜呜”,一阵令人可怖的怪哭声骤然响起,影子里的触手一阵狂舞之后,就淡去了身形,消失不见了。

就在寄生体被消灭的瞬间,湖边传出凄厉的惨叫。

亲眼见到这寄生体被消灭,我松了一口气,虽说也不怕它吸我的阳气,但是心里总是觉得毛毛的,浑身感到不自在。

“对了,徐叔,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湖边有一只女鬼,女鬼是寄生鬼无疑了,可是那会说人话的黄牛是怎么回事???”

想到那黄牛,我就一阵无语,黄牛死了化成的鬼魂不也还是黄牛吗?怎么还说起了人话?动物界也教外语了?

“额~”徐叔沉吟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归到哪一类鬼上去,实在是没法定义啊。

“我也不知道,估计是出现了什么异变吧,只是这女鬼出现在你们学校附近,那么学校的同学必定会遭殃的。

通常学校这种公众场合是那些游魂野鬼最喜欢待的地方,因为阳气充足啊,又是年轻人。”

徐叔有些担忧。

“我找时间看看能不能将那女鬼驱赶掉吧,如果驱赶不了的话,我一定会保证我和雅琳的安全。

”我冲着徐叔点点头。

“你再碰到那女鬼的时候当心点,游魂野鬼心性很难把握,他们放弃了投胎转世的机会,心性必然都狠辣无比。”

“嗯,放心吧徐叔,我会注意的。

”我嘴上答应着,但是心中去对那吐出人话的黄牛起了兴趣,想着以后一定要去找到他。

今晚的偶遇,我没有准备之下,惊慌逃窜,现在对方的一切都被我掌握了,我也不用再怕什么了。

“你一个人在外面叽叽咕咕自言自语什么呢?”安雅琳手里捧着蓝莓布丁,用小勺子一小口一小口地挖着往嘴里送。

“我在诅咒你你信吗?”我翻了个白眼,小孩子就知道吃甜食。

“诅咒我什么?”安雅琳似乎来来了兴趣。

“诅咒你吃布丁噎死。”

“根据这勺子的大小,能够确定被我挖下布丁的大小,以我喉咙的横截面是不会阻碍住的。”

“我是说你把布丁呛到气管里,堵住气管让你窒息而死。

”我眼睛一转,反驳道。

“我吃东西又不会想你那样狼吞虎咽。

”安雅琳又嫌弃我了。

“我又不吃甜食。”

“你不是小孩,干嘛吃甜食?”

尼玛,我再也不跟安雅琳对嘴了,没有一次赢过的!

“哈哈,我们回去吧。

”徐叔看我吃瘪不由地笑了。

“小屁孩,我去菜市场买点菜回来。

”我的身体无意识地一颤,提醒我该进食了。

“记得带上钥匙,白痴。

”又引来一阵鄙视。

“哼”,我冷哼一声离开了,我的嗜血感越来越强烈了,血管里血液的输送已经有点艰涩了,急需新鲜的血液补充一下了,要不然的话,我的身体又要腐朽了。

我就算是身体腐烂枯竭了我都不会死,把我的身体全都斩除我都不会死亡,只要我的灵魂没有溃散,我就永生永世不会衰老,这就是死而复生带来的特异之处。

现在这个点想找人血看来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去农贸市场买只鸡或者是鸭来暂时缓解一下了。

学校附近的设施都是很齐备的,游乐园,电影院什么的,当然了,农贸市场也是必需的,距离我们的房子大概2公里,我一路小跑着就过去了,现在已经晚上7点了,但是农贸市场正是热闹的时候,人们吃完晚饭,都悠闲地提着菜篮去农贸市场准备第二天的菜了。

一路上,身体中的血液都在沸腾,剧烈的运动也加深了我的饥饿感。

“大妈,有没有野鸡???”

我看着大妈笼子叫卖的养殖鸡,那是一点食欲都没有,养殖鸡的血液里全都是杂质,我都怕吸了血之后那些杂质会直接把我血管堵住了。

“小伙子,这可都是家里放养的土鸡啊,营养价值那是相当高。

。

。

。”

大妈滔滔不绝地给我推销。

“大妈,我有钱,给我最贵的,我只要野鸡。”

我见那大妈一副演讲上瘾的样子,一把掏出一叠毛爷爷。

“你这毛孩,有钱你早说啊。

”大妈从身后拎出一只藤条笼子,里面装着一只野鸡。

“大妈,一只野鸡而已,不至于藏着掖着吧。”

“好东西只给识货的人。

”大妈冲我异样地笑了笑。

卧槽,这大妈喜欢吃嫩草?他娘的该不是看上我了吧?

我赶紧付完足够的钱,提着笼子就跑。

“小伙子,等等~”我前脚刚跑,那大妈后脚就跟着我追了上来。

尼玛啊,这时代太开放了,太疯狂了,大妈都敢当众对我表达爱意了,卧槽啊,难道说是我落后了?

看着情形,我哪敢停下来啊,脚下发力,没多久就甩脱了大妈,留下大妈在风中凌乱。

“这天杀的,篮子可不是赠送的!”

我甩脱大妈,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展开隐藏许久的獠牙在野鸡恐惧的目光中夺走了它的生命。

“呸,真难喝。

”我刚吸了几口就把野鸡丢了,味道太恶心了,而且这动物血液的效果已经微乎其微了,这样看来,只能日后再找人血了。

“看来我迟早要成为杀人恶魔,”我叹着气踏上了回家的路,“王辉那种养尊处优的富二代,血液一定很有营养。”

回到家跟安雅琳磨了磨嘴皮子,我就睡觉去了,也不去管安雅琳了,反正有徐叔盯着,出事了徐叔也能叫我。

一大早的,天还没有亮,我就出门了,做好的早饭都没顾上吃,这么早出去自然是有要紧事。

现在时间还很早,天地间还是一片黑暗,所以学校门口根本都没有行人,就连校门口尽忠职守的保安都没有起床值班。

我一路走到昨晚女鬼和黄牛出现的那片小湖,可能是凌晨天没亮的缘故,加上昨晚我再这里遇到了女鬼,所以此时我心中难免有点忐忑。

既不想遇到女鬼,又期待能够见到她,看看究竟寄生鬼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哞”,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一声低沉的牛叫声传到我的耳中。

一定是昨晚的那头黄牛!哈哈,我之所以这么早过来就是为了找到这黄牛,我还记得这黄牛昨晚在湖边拦住我让我不要离开的。

它一定知道一些什么,不管它是不是鬼,至少它不让我感到害怕。

“老牛别跑!”我突然冲出去,怒吼着狂奔向正在草丛后悠闲吃着青草的黄牛。

“哞~”黄牛受了惊吓,拔腿就跑。

“你大爷的,别跑,老子非得抓住你。

”幸好我在黑暗中能够看清东西,追在黄牛身后满地跑。

“哞~~”黄牛撒了欢地蹄子乱蹬,在黑夜中如入无人之境,速度居然很快。

“别跑,给我停下,你大爷的。

”我追得气喘吁吁的。

“你麻痹的,耍流氓是不?我惹你了?草”黄牛被我逼急了,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彪了出来!

 

第13章:女鬼的身份

卧槽,这牛说话口音还这么重!

“你停下。

”我根本追不上那牛,速度快得让我傻了眼。

“草,你不追我我就停下。

”黄牛愤恨道。

“你停下我就不追了。”

“我为嘛要信你?”黄牛累得舌头都吐在外面了,但就是不肯停下。

“这样,我倒数三个数,数完之后我们同时停下你看行不行?”

“我看行。

”黄牛舌头一卷回道。

“3,2,1。

”我三个数数完了,可是无论是我还是黄牛都没有停下。

“老牛,你诈我!”我不忿地冲着黄牛大喊。

“你麻痹,你也不守信用。”

最后我们还是停了下来,因为双方都跑不动了。

“奶奶个熊,你干嘛追我?”黄牛侧躺在我身边,大口地喘着粗气。

“你不跑我干嘛还追你?”

“找我什么事?”

我看了看黄牛:“你不记得我了?昨晚上。

。”

“我记得,你就是那个看到了女鬼吓尿的小子。”

“你大爷的!”

“好了,不扯淡了,”我拍拍手站了起来,“你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东西或者我们能谈谈那个女鬼的事情吗?”

“你一个普通人不要掺和进来,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驱散鬼附身的,但是今天过后,把一切都忘了吧,这样对你有好处。”

黄牛郑重道,眼中流露出哀伤。

“我不是人。

”看着黄牛铜铃般大小的双眼,我一字一句说道。

“嗯?”

我露出了阴森的笑容,张开嘴,在黄牛震惊的目光中,我平滑的牙齿瞬间转变成锋利狰狞的獠牙,血色的瞳孔闪烁着嗜血的光辉。

“这!你是僵尸?不对,僵尸不会有这么浓重的阳气的。

”黄牛惊疑不定地看着我。

见到我这一手起了成效,我也就恢复成人样:“你可以把我当作僵尸,怎么样,现在可以跟我谈谈了吧。”

“嗯,可以。

”黄牛点点头。

“先说说我吧,我是死了之后出现了异变,附身到了一头黄牛的尸体上,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

“这样的话,你现在并不算事鬼了,应该算是一头牛,是活物。”

我沉吟着说道。

“你麻痹,别提这个!”黄牛急了。

“好好,你继续说,说说那个女鬼的事情吧,我感觉她好像对你没有恶意。”

“唉”,说到那白衣女鬼,黄牛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之中的故事很曲折,不过我在尽力地劝说她不要再害人了。”

我听出了黄??谄械氖炻纾?ldquo;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她生前是我女朋友。”

“那你每天都在这湖边晃悠吗?”我追问。

“对,我已经在这湖边待了将近一年了。

”黄牛点点头。

根据黄牛的话,我差不多推测到了一些事情,这黄牛本身并无伤人之意,只是那女鬼心中有怨恨,这黄牛一直在竭力阻止她。

而且,这女鬼和黄牛应该是在一年前出现在湖边的,也就是他们死的时候就是在一年前。

现在只有弄清楚事情的真想,才能够对症下药去对付那女鬼。

“你能说说你们的死因以及那女鬼的怨念吗?”

“我不想再提及当年的事情,你走吧,跟你说了这么多我也累了。

”黄牛站起身就走。

“你不告诉我,我就没法帮她,她也就会继续伤害学校的学生,你不也曾经是这学校的一员吗?你就忍心看到你的同学被你女友吸食阳气?”

“我只能尽量劝她,连我都劝不了,我可不信你这个不相干的人能够做到。

再说了,她不去害人,其他的鬼也不会放过这个阳气旺盛的学校的。”

“哎。

哎,老牛,同学。

”我大喊他也不理睬,自顾自地走了。

靠,太不负责任了,我无奈,只好先去学校了,天也渐渐亮了起来了。

坐在教室里,我一直在想黄牛说的那句“她不去害人,其他的鬼也不会放过这个阳气旺盛的学校的。”

难道说这说学校的鬼真的有那么多?

“早啊,杨云。”

很多同学都主动地跟我打招呼,这在以前是我不敢想象的,看来昨天中午那一幕场景应该已经传来了。

一下午加上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为我造势了。

“早。

”我微笑着回了他们。

一上午的时间,我都是心不在焉的,老师在讲什么我都没注意听,心绪不宁的。

脑子里不断地盘旋着黄牛和白衣女鬼的事情。

上午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刚一响,我就急匆匆离开了教室,连书都没拿。

“喂,杨云,干什么去?第二节课不上了?”邻座的瘦猴在我身后大喊。

“不上了,逃课。”

我走出教学楼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了,川流不止的人潮中学生们的影子交织在一起。

尽管影子很杂乱,但是我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影子中隐约长有触手。

“那女鬼究竟寄生了多少人!”我头皮发炸,这寄生鬼也太可怕了,无声无息间就能寄生到人身上,日夜不断地吸食活人的阳气精力。

我出了教室,拐了好几个弯,周围的人已经越来越稀少了。

我的目标很明确:学校的档案室。

一般学校的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和学生的成绩,惩罚记录都会存储在学校的档案室。

一般电视里每到这种没辙的时候,都会跑到某某地方的档案室偷取资料,然后一切真相都浮出了水面。

虽然这个办法似乎很低俗,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也是目前最有效果的方法。

学校的档案室归行政科管,行政科的办公地点在学校的怀德楼,这栋楼的位置很偏,但是里面全是学校的高层领导。

各个学院的正副院长,各科的科长全都在怀德楼中办公。

“干什么来了?”怀德楼门口的保安把我拦了下来。

“去给吴老师送一下电子档案。

”我用手拍了拍裤兜。

“去吧,走路小声点,不要影响了领导办公。

”保安也是异常小心,这栋楼里最小的职员他都得罪不起。

“嗯。

”我进入了怀德楼,直奔三楼而去。

在学校上了两年多的课了,平时也没少往这里来缴费,所以我对怀德楼的科室分布很了解。

在三楼轻易地找到了档案室,我敲开门就进去了,里面坐的是档案员,是整栋怀德楼地位最低的,主要就是管管这些档案什么的。

“干什么来了?”档案员二十来岁,顶多比我大三四岁,正坐在椅子上玩着电脑游戏。

“吴老师让我过来帮他找一份资料。

”我镇定自若,吴老师是我的万能钥匙。

“去吧,记得放回原位就好了。

”档案员游戏正玩到兴头上,头都没抬一下。

“好。”

我笑了笑,取过一份档案检索表,直接看到记录理工大历年大事的板块,顺着检索表找到了一份文件袋。

“哗哗”,我一目十行地翻阅,终于找到了有用的消息。

在一张有些泛黄的纸张上记录了一年前学校外湖边的连环死亡事件。

主人公是三位学生,两男一女,紧接着我又顺着这三人的名字查看了他们的资料。

女的叫郑静,很漂亮阳光的一个女孩,两个男的一个叫管林,一个叫李旭阳,三个人死亡的时间非常接近。

我好像有了一些眉目,“管林先死,然后半日之后,李旭阳和郑静同时死亡。

时间很巧,最巧的就是地点了,都是在校外的湖边。”

而且,郑静死亡的原因是心脏被利器穿透,管林是溺水而亡,李旭阳是中毒身死。

这三人的死亡肯定是联系在一起的。

“难怪那片湖边那么荒凉,草木旺盛都没有修理,原来是死了三个学生,人们都不敢靠近。”

我合上了档案,放回原位,走出了档案室。

我不由地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时候,管林和郑静相爱,但是第三者李旭阳爱上了郑静,却被拒绝,然后一怒之下将管林和郑静杀害在河边,然后服毒自杀了。

这也是为什么郑静不愿意离开湖边,怨念那么大的原因。

“可是,”我皱了皱眉头,猜想似乎出了一处漏洞,“为什么管林和郑静死亡的时间不一致呢?”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