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小說《我變成了僵尸》楊云王雅潔全文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我變成了僵尸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時間:作者:楊云來源:zsy

《我變成了僵尸》楊云王雅潔完結小說全文免費章節在線閱讀我變成了僵尸by作者楊云寫的一本zsy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我割腕自殺,鮮血流盡成為干尸。尸身被葬進祖傳銅棺,在鬼節復活。。我以人的意志駕馭著我的尸體,我穿梭陰陽,我愛過,我恨過,我殺過人,我滅過鬼。。我是尸體,我永遠不會衰老。我站在這個世界的最高處俯望,只看到了***。這是我的故事,這是我的傳記。。。...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完結小說《我變成了僵尸》楊云王雅潔全文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第12章:東北口音的黃牛

“這個簡單,作為鬼,我還是有點用的。

”徐叔自嘲了。

“怎么弄?”

“回家拿黃紙燒成灰倒在黃酒里面,然后將黃酒灑在影子上就可以將這寄生物殺死了。”

“???”我以為是把黃酒喝下去或者是從頭澆到腳的,沒有想到是灑在影子上。

“為什么是灑在影子上?”我忍不住問了出來。

徐叔鄭重道:“寄生體的媒介是人的影子,它通過人影吸陽氣。”

“原來是這樣,徐叔我去拿黃紙,哦,對了,”我停下了腳步,“徐叔,我跟安雅琳燒給你的黃紙你收到了沒有?”

“收到了。

”徐叔無奈地憑空掏出幾張泛著金光的紙張。

“我靠,真的能收到?”在驚訝中我進屋取了兩張黃紙,這黃紙還是給徐叔燒剩下的。

“拿黃紙干什么?”屋里傳來安雅琳的叫喚。

“小屁孩管那么多?”我不理她。

“晚上玩火當心尿褲子。”

“你大爺!”

我按照徐叔說的,將兩張黃紙疊在一起燒成了灰燼,將這些灰燼灑在了黃酒中,那泛黃的酒水瞬間沾染上了絲絲黑色。

“吱~”,似乎是感受到了黃酒的剛正之氣,我影子里的寄生體不安地輕微掙扎。

“敢寄生我?可笑,我并不是人!你就算是寄生我,我也永遠不會被你吸干,你吸我陽氣,我吸別人的血液。”

我無視那寄生體的掙扎,揮手倒下了這醇厚的美酒。

“嗚嗚”,一陣令人可怖的怪哭聲驟然響起,影子里的觸手一陣狂舞之后,就淡去了身形,消失不見了。

就在寄生體被消滅的瞬間,湖邊傳出凄厲的慘叫。

親眼見到這寄生體被消滅,我松了一口氣,雖說也不怕它吸我的陽氣,但是心里總是覺得毛毛的,渾身感到不自在。

“對了,徐叔,我跟你說過的,那個湖邊有一只女鬼,女鬼是寄生鬼無疑了,可是那會說人話的黃牛是怎么回事???”

想到那黃牛,我就一陣無語,黃牛死了化成的鬼魂不也還是黃牛嗎?怎么還說起了人話?動物界也教外語了?

“額~”徐叔沉吟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歸到哪一類鬼上去,實在是沒法定義啊。

“我也不知道,估計是出現了什么異變吧,只是這女鬼出現在你們學校附近,那么學校的同學必定會遭殃的。

通常學校這種公眾場合是那些游魂野鬼最喜歡待的地方,因為陽氣充足啊,又是年輕人。”

徐叔有些擔憂。

“我找時間看看能不能將那女鬼驅趕掉吧,如果驅趕不了的話,我一定會保證我和雅琳的安全。

”我沖著徐叔點點頭。

“你再碰到那女鬼的時候當心點,游魂野鬼心性很難把握,他們放棄了投胎轉世的機會,心性必然都狠辣無比。”

“嗯,放心吧徐叔,我會注意的。

”我嘴上答應著,但是心中去對那吐出人話的黃牛起了興趣,想著以后一定要去找到他。

今晚的偶遇,我沒有準備之下,驚慌逃竄,現在對方的一切都被我掌握了,我也不用再怕什么了。

“你一個人在外面嘰嘰咕咕自言自語什么呢?”安雅琳手里捧著藍莓布丁,用小勺子一小口一小口地挖著往嘴里送。

“我在詛咒你你信嗎?”我翻了個白眼,小孩子就知道吃甜食。

“詛咒我什么?”安雅琳似乎來來了興趣。

“詛咒你吃布丁噎死。”

“根據這勺子的大小,能夠確定被我挖下布丁的大小,以我喉嚨的橫截面是不會阻礙住的。”

“我是說你把布丁嗆到氣管里,堵住氣管讓你窒息而死。

”我眼睛一轉,反駁道。

“我吃東西又不會想你那樣狼吞虎咽。

”安雅琳又嫌棄我了。

“我又不吃甜食。”

“你不是小孩,干嘛吃甜食?”

尼瑪,我再也不跟安雅琳對嘴了,沒有一次贏過的!

“哈哈,我們回去吧。

”徐叔看我吃癟不由地笑了。

“小屁孩,我去菜市場買點菜回來。

”我的身體無意識地一顫,提醒我該進食了。

“記得帶上鑰匙,白癡。

”又引來一陣鄙視。

“哼”,我冷哼一聲離開了,我的嗜血感越來越強烈了,血管里血液的輸送已經有點艱澀了,急需新鮮的血液補充一下了,要不然的話,我的身體又要腐朽了。

我就算是身體腐爛枯竭了我都不會死,把我的身體全都斬除我都不會死亡,只要我的靈魂沒有潰散,我就永生永世不會衰老,這就是死而復生帶來的特異之處。

現在這個點想找人血看來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去農貿市場買只雞或者是鴨來暫時緩解一下了。

學校附近的設施都是很齊備的,游樂園,電影院什么的,當然了,農貿市場也是必需的,距離我們的房子大概2公里,我一路小跑著就過去了,現在已經晚上7點了,但是農貿市場正是熱鬧的時候,人們吃完晚飯,都悠閑地提著菜籃去農貿市場準備第二天的菜了。

一路上,身體中的血液都在沸騰,劇烈的運動也加深了我的饑餓感。

“大媽,有沒有野雞???”

我看著大媽籠子叫賣的養殖雞,那是一點食欲都沒有,養殖雞的血液里全都是雜質,我都怕吸了血之后那些雜質會直接把我血管堵住了。

“小伙子,這可都是家里放養的土雞啊,營養價值那是相當高。

。

。

。”

大媽滔滔不絕地給我推銷。

“大媽,我有錢,給我最貴的,我只要野雞。”

我見那大媽一副演講上癮的樣子,一把掏出一疊毛爺爺。

“你這毛孩,有錢你早說啊。

”大媽從身后拎出一只藤條籠子,里面裝著一只野雞。

“大媽,一只野雞而已,不至于藏著掖著吧。”

“好東西只給識貨的人。

”大媽沖我異樣地笑了笑。

臥槽,這大媽喜歡吃嫩草?他娘的該不是看上我了吧?

我趕緊付完足夠的錢,提著籠子就跑。

“小伙子,等等~”我前腳剛跑,那大媽后腳就跟著我追了上來。

尼瑪啊,這時代太開放了,太瘋狂了,大媽都敢當眾對我表達愛意了,臥槽啊,難道說是我落后了?

看著情形,我哪敢停下來啊,腳下發力,沒多久就甩脫了大媽,留下大媽在風中凌亂。

“這天殺的,籃子可不是贈送的!”

我甩脫大媽,找了個偏僻的地方,展開隱藏許久的獠牙在野雞恐懼的目光中奪走了它的生命。

“呸,真難喝。

”我剛吸了幾口就把野雞丟了,味道太惡心了,而且這動物血液的效果已經微乎其微了,這樣看來,只能日后再找人血了。

“看來我遲早要成為殺人惡魔,”我嘆著氣踏上了回家的路,“王輝那種養尊處優的富二代,血液一定很有營養。”

回到家跟安雅琳磨了磨嘴皮子,我就睡覺去了,也不去管安雅琳了,反正有徐叔盯著,出事了徐叔也能叫我。

一大早的,天還沒有亮,我就出門了,做好的早飯都沒顧上吃,這么早出去自然是有要緊事。

現在時間還很早,天地間還是一片黑暗,所以學校門口根本都沒有行人,就連校門口盡忠職守的保安都沒有起床值班。

我一路走到昨晚女鬼和黃牛出現的那片小湖,可能是凌晨天沒亮的緣故,加上昨晚我再這里遇到了女鬼,所以此時我心中難免有點忐忑。

既不想遇到女鬼,又期待能夠見到她,看看究竟寄生鬼是怎樣的一種存在。

“哞”,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時候,一聲低沉的牛叫聲傳到我的耳中。

一定是昨晚的那頭黃牛!哈哈,我之所以這么早過來就是為了找到這黃牛,我還記得這黃牛昨晚在湖邊攔住我讓我不要離開的。

它一定知道一些什么,不管它是不是鬼,至少它不讓我感到害怕。

“老牛別跑!”我突然沖出去,怒吼著狂奔向正在草叢后悠閑吃著青草的黃牛。

“哞~”黃牛受了驚嚇,拔腿就跑。

“你大爺的,別跑,老子非得抓住你。

”幸好我在黑暗中能夠看清東西,追在黃牛身后滿地跑。

“哞~~”黃牛撒了歡地蹄子亂蹬,在黑夜中如入無人之境,速度居然很快。

“別跑,給我停下,你大爺的。

”我追得氣喘吁吁的。

“你麻痹的,耍流氓是不?我惹你了?草”黃牛被我逼急了,一口濃重的東北口音彪了出來!

 

第13章:女鬼的身份

臥槽,這牛說話口音還這么重!

“你停下。

”我根本追不上那牛,速度快得讓我傻了眼。

“草,你不追我我就停下。

”黃牛憤恨道。

“你停下我就不追了。”

“我為嘛要信你?”黃牛累得舌頭都吐在外面了,但就是不肯停下。

“這樣,我倒數三個數,數完之后我們同時停下你看行不行?”

“我看行。

”黃牛舌頭一卷回道。

“3,2,1。

”我三個數數完了,可是無論是我還是黃牛都沒有停下。

“老牛,你詐我!”我不忿地沖著黃牛大喊。

“你麻痹,你也不守信用。”

最后我們還是停了下來,因為雙方都跑不動了。

“奶奶個熊,你干嘛追我?”黃牛側躺在我身邊,大口地喘著粗氣。

“你不跑我干嘛還追你?”

“找我什么事?”

我看了看黃牛:“你不記得我了?昨晚上。

。”

“我記得,你就是那個看到了女鬼嚇尿的小子。”

“你大爺的!”

“好了,不扯淡了,”我拍拍手站了起來,“你能告訴我你是什么東西或者我們能談談那個女鬼的事情嗎?”

“你一個普通人不要摻和進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驅散鬼附身的,但是今天過后,把一切都忘了吧,這樣對你有好處。”

黃牛鄭重道,眼中流露出哀傷。

“我不是人。

”看著黃牛銅鈴般大小的雙眼,我一字一句說道。

“嗯?”

我露出了陰森的笑容,張開嘴,在黃牛震驚的目光中,我平滑的牙齒瞬間轉變成鋒利猙獰的獠牙,血色的瞳孔閃爍著嗜血的光輝。

“這!你是僵尸?不對,僵尸不會有這么濃重的陽氣的。

”黃牛驚疑不定地看著我。

見到我這一手起了成效,我也就恢復成人樣:“你可以把我當作僵尸,怎么樣,現在可以跟我談談了吧。”

“嗯,可以。

”黃牛點點頭。

“先說說我吧,我是死了之后出現了異變,附身到了一頭黃牛的尸體上,成了現在的這副模樣。”

“這樣的話,你現在并不算事鬼了,應該算是一頭牛,是活物。”

我沉吟著說道。

“你麻痹,別提這個!”黃牛急了。

“好好,你繼續說,說說那個女鬼的事情吧,我感覺她好像對你沒有惡意。”

“唉”,說到那白衣女鬼,黃牛不由地嘆了一口氣。

“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跟你說,這之中的故事很曲折,不過我在盡力地勸說她不要再害人了。”

我聽出了黃??諂械氖炻紓?ldquo;你跟她是什么關系?”

“她生前是我女朋友。”

“那你每天都在這湖邊晃悠嗎?”我追問。

“對,我已經在這湖邊待了將近一年了。

”黃牛點點頭。

根據黃牛的話,我差不多推測到了一些事情,這黃牛本身并無傷人之意,只是那女鬼心中有怨恨,這黃牛一直在竭力阻止她。

而且,這女鬼和黃牛應該是在一年前出現在湖邊的,也就是他們死的時候就是在一年前。

現在只有弄清楚事情的真想,才能夠對癥下藥去對付那女鬼。

“你能說說你們的死因以及那女鬼的怨念嗎?”

“我不想再提及當年的事情,你走吧,跟你說了這么多我也累了。

”黃牛站起身就走。

“你不告訴我,我就沒法幫她,她也就會繼續傷害學校的學生,你不也曾經是這學校的一員嗎?你就忍心看到你的同學被你女友吸食陽氣?”

“我只能盡量勸她,連我都勸不了,我可不信你這個不相干的人能夠做到。

再說了,她不去害人,其他的鬼也不會放過這個陽氣旺盛的學校的。”

“哎。

哎,老牛,同學。

”我大喊他也不理睬,自顧自地走了。

靠,太不負責任了,我無奈,只好先去學校了,天也漸漸亮了起來了。

坐在教室里,我一直在想黃牛說的那句“她不去害人,其他的鬼也不會放過這個陽氣旺盛的學校的。”

難道說這說學校的鬼真的有那么多?

“早啊,楊云。”

很多同學都主動地跟我打招呼,這在以前是我不敢想象的,看來昨天中午那一幕場景應該已經傳來了。

一下午加上一晚上的時間,足夠為我造勢了。

“早。

”我微笑著回了他們。

一上午的時間,我都是心不在焉的,老師在講什么我都沒注意聽,心緒不寧的。

腦子里不斷地盤旋著黃牛和白衣女鬼的事情。

上午第一節課的下課鈴聲剛一響,我就急匆匆離開了教室,連書都沒拿。

“喂,楊云,干什么去?第二節課不上了?”鄰座的瘦猴在我身后大喊。

“不上了,逃課。”

我走出教學樓時,太陽已經高高升起了,川流不止的人潮中學生們的影子交織在一起。

盡管影子很雜亂,但是我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影子中隱約長有觸手。

“那女鬼究竟寄生了多少人!”我頭皮發炸,這寄生鬼也太可怕了,無聲無息間就能寄生到人身上,日夜不斷地吸食活人的陽氣精力。

我出了教室,拐了好幾個彎,周圍的人已經越來越稀少了。

我的目標很明確:學校的檔案室。

一般學校的所有發生過的事情和學生的成績,懲罰記錄都會存儲在學校的檔案室。

一般電視里每到這種沒轍的時候,都會跑到某某地方的檔案室偷取資料,然后一切真相都浮出了水面。

雖然這個辦法似乎很低俗,但是我不得不承認這也是目前最有效果的方法。

學校的檔案室歸行政科管,行政科的辦公地點在學校的懷德樓,這棟樓的位置很偏,但是里面全是學校的高層領導。

各個學院的正副院長,各科的科長全都在懷德樓中辦公。

“干什么來了?”懷德樓門口的保安把我攔了下來。

“去給吳老師送一下電子檔案。

”我用手拍了拍褲兜。

“去吧,走路小聲點,不要影響了領導辦公。

”保安也是異常小心,這棟樓里最小的職員他都得罪不起。

“嗯。

”我進入了懷德樓,直奔三樓而去。

在學校上了兩年多的課了,平時也沒少往這里來繳費,所以我對懷德樓的科室分布很了解。

在三樓輕易地找到了檔案室,我敲開門就進去了,里面坐的是檔案員,是整棟懷德樓地位最低的,主要就是管管這些檔案什么的。

“干什么來了?”檔案員二十來歲,頂多比我大三四歲,正坐在椅子上玩著電腦游戲。

“吳老師讓我過來幫他找一份資料。

”我鎮定自若,吳老師是我的萬能鑰匙。

“去吧,記得放回原位就好了。

”檔案員游戲正玩到興頭上,頭都沒抬一下。

“好。”

我笑了笑,取過一份檔案檢索表,直接看到記錄理工大歷年大事的板塊,順著檢索表找到了一份文件袋。

“嘩嘩”,我一目十行地翻閱,終于找到了有用的消息。

在一張有些泛黃的紙張上記錄了一年前學校外湖邊的連環死亡事件。

主人公是三位學生,兩男一女,緊接著我又順著這三人的名字查看了他們的資料。

女的叫鄭靜,很漂亮陽光的一個女孩,兩個男的一個叫管林,一個叫李旭陽,三個人死亡的時間非常接近。

我好像有了一些眉目,“管林先死,然后半日之后,李旭陽和鄭靜同時死亡。

時間很巧,最巧的就是地點了,都是在校外的湖邊。”

而且,鄭靜死亡的原因是心臟被利器穿透,管林是溺水而亡,李旭陽是中毒身死。

這三人的死亡肯定是聯系在一起的。

“難怪那片湖邊那么荒涼,草木旺盛都沒有修理,原來是死了三個學生,人們都不敢靠近。”

我合上了檔案,放回原位,走出了檔案室。

我不由地想到了一種可能性,那時候,管林和鄭靜相愛,但是第三者李旭陽愛上了鄭靜,卻被拒絕,然后一怒之下將管林和鄭靜殺害在河邊,然后服毒自殺了。

這也是為什么鄭靜不愿意離開湖邊,怨念那么大的原因。

“可是,”我皺了皺眉頭,猜想似乎出了一處漏洞,“為什么管林和鄭靜死亡的時間不一致呢?”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