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寵冷情總裁的小甜妻全文免費閱讀司徒蘭心上官瑞by凌沐小說完整章節

第一婚寵冷情總裁的小甜妻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時間:作者:凌沐來源:zsy

第一婚寵冷情總裁的小甜妻全文免費閱讀第一婚寵冷情總裁的小甜妻司徒蘭心上官瑞by凌沐是一本婚戀生活小說完整章節完本:一千八百萬,她被賣給了那個離過六次婚的男人。他受過嚴重的心理創傷,情感麻木,對女人只有厭惡沒有愛慕。她優雅聰慧,為了不重蹈他前妻的復轍,婚后生活,步步為營。面對他的無視疏離,她從不曾退縮放棄,堅信愛是化解恨最好的方式。當冷酷外衣終被她層層撥開,他卻殘忍的發現,自己不過是她復仇的工具。愛已隨風飄,情已被海葬,是誰在耳邊說,心是可以收回的……...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第一婚寵冷情總裁的小甜妻全文免費閱讀司徒蘭心上官瑞by凌沐小說完整章節:

08 我不習慣有人像跟屁蟲一樣跟著我

“不是我了解女人,是你的黑眼圈太嚇人了,下樓的時候自己解釋好,免得以為我對你做了一夜壞事。

” ---------------------------------- 印花大理石餐桌上,擺著豐盛的早餐,司徒蘭心突然心里莫名的發酸,在司徒家,她從來沒有機會與家人一起吃早飯,與其說沒機會,不如說沒資格。

九歲那一年邁進那個家門,他們便當她是隱形人,吃早飯的時候從來不喊她,她也不會自己厚著臉皮坐過去,小小年紀,因為骨氣,覺得即使餓肚子也沒有關系,直到多年以后,落下了很嚴重的胃病,才開始意識到,跟別人生氣就是跟自己過不去,這個世上沒有人會心疼她。

一切冷暖,自知就好。

上官老夫人見她一動不動,關切的問:“怎么不吃?這些都不合你胃口嗎?” “哦,不是,不是。

” 她忙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銀耳粥送入口中。

“對了,今天你們要回門的對吧?我待會讓管家替你們準備禮物。

” “我沒空。

” 上官瑞冷冷的拒絕。

上官老爺眉一皺:“你沒空,你是準備讓她一個人回去嗎?” “一個人回去有什么關系?已經是第七次結婚了,別搞得像頭婚一樣中規中矩。

” “說的什么話?你是第七次結婚,人家蘭心可是頭一回,怎么能……” “沒關系的,我們家不拘泥于這種小節,所以不用回門了,況且我也要工作。

” 司徒蘭心打斷婆婆的話,可是話一出口又覺得不妥,因為她不確定,像上官家這種大富人家,能不能接受媳婦在外拋頭露面的工作。

她似乎應該先跟上官瑞商量一下。

“你做什么工作呀?”婆婆好奇的問。

“教師,中學教師。

” “呀,原來是教師啊,難怪這么知書達理。

” 司徒蘭心謙虛的笑笑:“媽媽過獎了。

” “在哪個學校呢?吃完了早飯讓阿瑞捎你一程吧。

” “不順路。

” 上官老夫人眼一瞪:“人家還沒說呢,你怎么就知道不順路?” “不管是哪里都不順路。

” 司徒蘭心忙打圓?。?ldquo;不用麻煩他,我搭公車很方便的。

” “公車?” 上官老夫人驚訝的張大嘴:“我們上官家的媳婦怎么能擠公車?沒事,他不捎你沒事,我安排專人每天接送你。

” “不用不用。

”司徒蘭心慌忙搖頭:“我不喜歡太張揚,低調一點就好。

” “可是……” 上官老爺實時插話:“算了,既然媳婦有自個的主見,我們就別為難她了。

” 吃完早餐,司徒蘭心與上官瑞先后出了家門,走在前面的上官瑞突然轉過身,對著身后的女人說:“以后等我出門十分鐘后你再出來,我不習慣有人像跟屁蟲一樣跟著我。

” 一只烏鴉從司徒蘭心頭頂飛過,她探究的問:“你該不是因為我結了婚還出去工作,所以不高興,才這樣說的吧?” 呵,上官瑞冷笑一聲,還真是個自以為是的女人,他直視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訴她:“記住了,你只要不在外面給我戴綠帽子,做什么都跟我沒關系!”

 

09 八卦的女人

歸山的落日,散發柔美的光芒,既不強烈,又不刺眼,十分溫暖。

司徒蘭心結束了學校的工作后回到婆家,偌大的客廳里空無一人,她直接上了樓,推開上官瑞臥室的房門,徑直朝她的密室走去,走了一半忽爾停下腳步,視線往右一瞥,頓時無語了。

上官瑞竟然真的命人把床給換了,昨天還是白色的床黑色的床品,今天就換成了黑色的床白色的床品,她圍著床轉了三圈,想破了腦袋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讓一個男人討厭女人討厭到這種程度……

就算她碰了他的床,換下床品不就行了,需要連床也換嗎?這么難相處的人,難怪離婚頻率這么高。

司徒蘭心長吁一口氣,轉身進了她的密室,換下身上的職業裝,重又下了樓,客廳的沙發這時已經坐了一個人,是上官瑞的妹妹上官晴晴,她靈機一動,想到小姑子是個心直口快的人,或許可以從她的口中了解些什么。

“晴晴。”

她輕喊一聲,正埋頭玩手機的小姑子猛得抬起頭,甜甜答應:“噯,嫂嫂。”

“媽媽去哪兒了?”

“媽媽去帝王山了呀。

”小姑子賊賊的說:“去感謝上帝給她賜了個好兒媳。”

司徒蘭心不好意思的笑笑,坐到她身邊,環顧一圈,趁著家里人都沒回來,“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可以啊,什么問題?”

小姑子果然好說話。

“你哥為什么總是頻繁的結婚又離婚?”

“哎……”

上官睛睛嘆口氣:“怎么每個新嫁進門的嫂嫂都喜歡問這個問題,而且都喜歡問我???”

司徒蘭心有些尷尬。

“之前我一個都沒說,不過既然你問了,那我就稍微透露一點吧,誰讓我喜歡你呢。”

她向門外望了望,壓低嗓音說:“其實我哥之所以結婚又離婚,是因為他對女人太冷淡了,毫無熱情可言,很多細節上還吹毛求疵,時間久了,就算物質生活再豐富,也很難有哪個女人能堅持的下去。”

這一點,司徒蘭心舉雙手贊成。

“他從來不會讓哪個女人在我家待滿三個月,要么你主動走,要么他就想辦法逼你走,你曉得他有多夸張嗎?我的第四個嫂嫂在我家待了二個月,一直到走的時候,他竟然連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哎,真是讓我爸媽操碎了心……”

“可是他為什么要這樣???難道他腦子……”

“腦子有病是吧?我也這么覺得。”

“難道他真的?”

司徒蘭心驚詫的捂住嘴,雖然知道肯定有原因,卻壓根沒往這方面想。

“也不是你想的那樣子啦,其實是……”

“上官睛睛,你就是這樣在背后說你哥壞話的嗎?”

身后突然傳來鬼魅般的質問聲,兩個女人身體一僵,頓時傻眼,司徒蘭心只覺得心臟仿佛漏了一拍,她本不是那么喜歡八卦的女人,卻因為一時的好奇讓自己陷入了八卦的境地。

上官晴晴木然的往她身邊靠攏,貼在她耳邊迅速說:“在我的哥的字典里,最不能出現的兩個字就是‘背叛’。

我已經為了你背叛我哥了,我哥一生氣,后果很嚴重,嫂嫂,這里交給你了。”

哧溜一聲,丫逃之夭夭……

同類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