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宠冷情总裁的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司徒兰心上官瑞by凌沐小说完整章节

第一婚宠冷情总裁的小甜妻

时间:作者:凌沐来源:zsy

富勒姆足球俱乐部 www.qqrgry.com.cn 第一婚宠冷情总裁的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第一婚宠冷情总裁的小甜妻司徒兰心上官瑞by凌沐是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完整章节完本:一千八百万,她被卖给了那个离过六次婚的男人。他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情感麻木,对女人只有厌恶没有爱慕。她优雅聪慧,为了不重蹈他前妻的复辙,婚后生活,步步为营。面对他的无视疏离,她从不曾退缩放弃,坚信爱是化解恨最好的方式。当冷酷外衣终被她层层拨开,他却残忍的发现,自己不过是她复仇的工具。爱已随风飘,情已被海葬,是谁在耳边说,心是可以收回的……...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一婚宠冷情总裁的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司徒兰心上官瑞by凌沐小说完整章节:

08 我不习惯有人像跟屁虫一样跟着我

“不是我了解女人,是你的黑眼圈太吓人了,下楼的时候自己解释好,免得以为我对你做了一夜坏事。

” ---------------------------------- 印花大理石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早餐,司徒兰心突然心里莫名的发酸,在司徒家,她从来没有机会与家人一起吃早饭,与其说没机会,不如说没资格。

九岁那一年迈进那个家门,他们便当她是隐形人,吃早饭的时候从来不喊她,她也不会自己厚着脸皮坐过去,小小年纪,因为骨气,觉得即使饿肚子也没有关系,直到多年以后,落下了很严重的胃病,才开始意识到,跟别人生气就是跟自己过不去,这个世上没有人会心疼她。

一切冷暖,自知就好。

上官老夫人见她一动不动,关切的问:“怎么不吃?这些都不合你胃口吗?” “哦,不是,不是。

” 她忙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银耳粥送入口中。

“对了,今天你们要回门的对吧?我待会让管家替你们准备礼物。

” “我没空。

” 上官瑞冷冷的拒绝。

上官老爷眉一皱:“你没空,你是准备让她一个人回去吗?” “一个人回去有什么关系?已经是第七次结婚了,别搞得像头婚一样中规中矩。

” “说的什么话?你是第七次结婚,人家兰心可是头一回,怎么能……” “没关系的,我们家不拘泥于这种小节,所以不用回门了,况且我也要工作。

” 司徒兰心打断婆婆的话,可是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妥,因为她不确定,像上官家这种大富人家,能不能接受媳妇在外抛头露面的工作。

她似乎应该先跟上官瑞商量一下。

“你做什么工作呀?”婆婆好奇的问。

“教师,中学教师。

” “呀,原来是教师啊,难怪这么知书达理。

” 司徒兰心谦虚的笑笑:“妈妈过奖了。

” “在哪个学校呢?吃完了早饭让阿瑞捎你一程吧。

” “不顺路。

” 上官老夫人眼一瞪:“人家还没说呢,你怎么就知道不顺路?” “不管是哪里都不顺路。

” 司徒兰心忙打圆?。?ldquo;不用麻烦他,我搭公车很方便的。

” “公车?” 上官老夫人惊讶的张大嘴:“我们上官家的媳妇怎么能挤公车?没事,他不捎你没事,我安排专人每天接送你。

” “不用不用。

”司徒兰心慌忙摇头:“我不喜欢太张扬,低调一点就好。

” “可是……” 上官老爷实时插话:“算了,既然媳妇有自个的主见,我们就别为难她了。

” 吃完早餐,司徒兰心与上官瑞先后出了家门,走在前面的上官瑞突然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女人说:“以后等我出门十分钟后你再出来,我不习惯有人像跟屁虫一样跟着我。

” 一只乌鸦从司徒兰心头顶飞过,她探究的问:“你该不是因为我结了婚还出去工作,所以不高兴,才这样说的吧?” 呵,上官瑞冷笑一声,还真是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他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她:“记住了,你只要不在外面给我戴绿帽子,做什么都跟我没关系!”

 

09 八卦的女人

归山的落日,散发柔美的光芒,既不强烈,又不刺眼,十分温暖。

司徒兰心结束了学校的工作后回到婆家,偌大的客厅里空无一人,她直接上了楼,推开上官瑞卧室的房门,径直朝她的密室走去,走了一半忽尔停下脚步,视线往右一瞥,顿时无语了。

上官瑞竟然真的命人把床给换了,昨天还是白色的床黑色的床品,今天就换成了黑色的床白色的床品,她围着床转了三圈,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男人讨厌女人讨厌到这种程度……

就算她碰了他的床,换下床品不就行了,需要连床也换吗?这么难相处的人,难怪离婚频率这么高。

司徒兰心长吁一口气,转身进了她的密室,换下身上的职业装,重又下了楼,客厅的沙发这时已经坐了一个人,是上官瑞的妹妹上官晴晴,她灵机一动,想到小姑子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或许可以从她的口中了解些什么。

“晴晴。”

她轻喊一声,正埋头玩手机的小姑子猛得抬起头,甜甜答应:“嗳,嫂嫂。”

“妈妈去哪儿了?”

“妈妈去帝王山了呀。

”小姑子贼贼的说:“去感谢上帝给她赐了个好儿媳。”

司徒兰心不好意思的笑笑,坐到她身边,环顾一圈,趁着家里人都没回来,“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可以啊,什么问题?”

小姑子果然好说话。

“你哥为什么总是频繁的结婚又离婚?”

“哎……”

上官睛睛叹口气:“怎么每个新嫁进门的嫂嫂都喜欢问这个问题,而且都喜欢问我???”

司徒兰心有些尴尬。

“之前我一个都没说,不过既然你问了,那我就稍微透露一点吧,谁让我喜欢你呢。”

她向门外望了望,压低嗓音说:“其实我哥之所以结婚又离婚,是因为他对女人太冷淡了,毫无热情可言,很多细节上还吹毛求疵,时间久了,就算物质生活再丰富,也很难有哪个女人能坚持的下去。”

这一点,司徒兰心举双手赞成。

“他从来不会让哪个女人在我家待满三个月,要么你主动走,要么他就想办法逼你走,你晓得他有多夸张吗?我的第四个嫂嫂在我家待了二个月,一直到走的时候,他竟然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哎,真是让我爸妈操碎了心……”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他脑子……”

“脑子有病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难道他真的?”

司徒兰心惊诧的捂住嘴,虽然知道肯定有原因,却压根没往这方面想。

“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啦,其实是……”

“上官睛睛,你就是这样在背后说你哥坏话的吗?”

身后突然传来鬼魅般的质问声,两个女人身体一僵,顿时傻眼,司徒兰心只觉得心脏仿佛漏了一拍,她本不是那么喜欢八卦的女人,却因为一时的好奇让自己陷入了八卦的境地。

上官晴晴木然的往她身边靠拢,贴在她耳边迅速说:“在我的哥的字典里,最不能出现的两个字就是‘背叛’。

我已经为了你背叛我哥了,我哥一生气,后果很严重,嫂嫂,这里交给你了。”

哧溜一声,丫逃之夭夭……

同类文摘